阅读历史

第636章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作品:步步诱妻,老公宠上天!|作者:杜小宁|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20-04-08 00:32:30|字数:4128字

谢青毅已经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那她走了以后,她的孩子又该何去何从,所以祁静涵也没有办法,最后她宁愿带着她的孩子,跟她一起走。只是祁静涵到底还是心软了些,她舍不得再谢青毅的面前死去。

祁静涵知道,谢青毅到底还是关心她的,祁静涵害怕,如果她死在谢青毅的面前,谢青毅会伤心的。

可是离开了谢家之后,祁静涵才发现自己连一个离开的地方都没有,所以只能到墓园去找她的爸爸和她的哥哥。只能去打扰他们了。

“谢青毅,你混蛋!你这个混蛋!要是涵涵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了,好好的一个涵涵,被你害成了什么样子,你混蛋!

你这个混蛋,如果你心里明明还有别的女人,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你不知道吗,你是她全部的希望,她表面上大大咧咧的,但是她的亲人一个一个离她而去,你知道她的心里有多痛苦吗?

她把你当成了她的依靠,可你却这样骗她,伤害她,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啊!”叶子楠走到了谢青毅的身边拉扯着谢青毅,愤恼地吼着他。

谢青毅任叶子楠在自己的身上打着,骂着,一句话也没有回,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君奕臣知道现在谢青毅有多担心多难受,他知道叶子楠是在担心祁静涵才会这样失控的,但是现在也不是责骂谢青毅的时候。

“好了好了,楠楠,祁静涵还在里面抢救呢,有什么话,我们以后再说好不好?”君奕臣说着拉着叶子楠要去旁边坐着,但是叶子楠却甩开了君奕臣的手。

“你放开我,放开我!”

叶子楠挣扎着甩开了君奕臣的手,走到了谢青毅的面前,看着谢青毅的脸,说道:“你知道涵涵跟你拿到结婚证书的那一天,她有多开心吗?她告诉我,她在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一个亲人了,还是她爱的人,她脸上幸福的笑容,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你一直都以为涵涵喜欢聚会喜欢party是因为爱玩吗?她只是不想让她的世界里只有你,他知道你也是一个热爱自由的人,她不希望过分地依赖你,给你造成负担,所以她给自己安排各种各样的事情,就是不希望她的生活都围着你转。

涵涵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了,她知道自己的家境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她当时跟你去英国的时候心里有多害怕的,但是因为那是你的家人,她爱你,希望得到你家人的认可,所以即使再害怕,她还是跟你去了。

在英国的时候,你家里的人对她冷言冷语的,她全都忍受了,不都是为了你吗?可你呢谢青毅,你口口声声说爱她,但是你看看你做的事情啊,晚晚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涵涵坦白。

文森的事情为什么又要瞒着他,涵涵怀孕的时候,你居然还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你让她情何以堪啊!谢青毅,你简直不是人!”叶子楠质问责骂着谢青毅,这些话在知道了谢青毅和文森的事情的时候,

叶子楠就已经想要向谢青毅发火了,只是叶子楠知道,谢青毅和祁静涵已经闹得很不愉快了,她知道祁静涵有多么需要谢青毅,所以便压着自己心里的怒气,一心都在劝和,但是现在祁静涵都已经变成了那个样子了,叶子楠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叶子楠说的那些,有很多都是谢青毅不知道的,他一直都以为祁静涵的性子大大咧咧的,有他陪着祁静涵,想必祁静涵的丧亲之痛,很快就能过去的。

谢青毅天性就爱好自由,结婚了以后,去酒吧各种聚会也没有少去,祁静涵也是这样的。谢青毅还以为祁静涵跟他一样,只是爱玩而已,却没有想到祁静涵这样参加各式各样的活动,只不过是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给自己安排了各式各样的活动而已。

原来谢青毅以为,至少祁静涵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是幸福快乐的,他给她的都是快乐,却原来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他根本一点儿都不了解谢青毅,却又像叶子楠说的那样,整日里大言不惭地说着爱祁静涵的话,现在连谢青毅自己都觉得可笑。谢青毅的嘴巴微张,自嘲地轻笑了两声,脸上却全都是苦涩。

“我不知道,原来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竟是这样的小心翼翼。”

谢青毅说着眼里都是悲痛的蔓延。君奕臣眉头深锁着,将叶子楠从谢青毅的面前拉开了,连对叶子那说话的声音都严厉了:“不要再说了,楠楠,祁静涵现在在里面,他的痛苦不比你少!”

当然,叶子楠相信君奕臣的话,但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如果祁静涵真的有什么事情,谢青毅痛不痛苦的又有什么用?是他对不起祁静涵的!

君奕臣将叶子楠拉着做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叶子楠不愿意去洗手间,君奕臣只能拿自己身上的毛衣给叶子楠擦一擦叶子楠手上的血,不把这些血渍清理一下的话,只怕等一下叶子那看到她的手以后,内心又会不住地颤抖。

三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叶子楠和君奕臣连忙走上前去,但是谢青毅却深锁着眉头,一小步也不敢向前走。

“医生……医生怎么样了?”叶子楠声音有些颤抖着问着。

“抢救回来了,只是病人肚子里原本是双胞胎,很不幸地流掉了一个孩子,孩子在送来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只是病人失血过多了,身体十分虚弱,现在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能不能保得住,还得再观察几天。”医生说完了便离开了。

谢青毅现在根本就管不得孩子的事情了,他只要祁静涵活着,只要祁静涵没事就好了。

不一会儿,祁静涵被推了出来,谢青毅连忙跟着推床走到了病方里面。就拉着祁静涵的手,看着祁静涵的脸,眼睛眨也不敢眨地看着祁静涵。

“我带你回去洗漱一下好不好,你这样祁静涵,醒过来了也会被你吓到的。”祁静涵没事了,君奕臣也送了一口气。他知道叶子楠跟祁静涵的感情,如果祁静涵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叶子楠一定会崩溃的。

“可是……”

“她才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没有那么早醒过来的,我们回去以后就让蔡姨过来这里守着,帮着照顾祁静涵,要是祁静涵醒了,我会让蔡姨立即通知我们的,好不好?”君奕臣说着便拉着叶子楠的手要往外走。

叶子楠虽然心里放心不下祁静涵,但是她这一身确实是够狼狈的,一直这个样子待在医院里面,确实也不大好,就听君奕臣的话,跟君奕臣一起回了家。

君奕臣和叶子楠回到家里的时候,文森和墨凌两个人正在有说有笑地吃着晚饭呢。叶子楠本来就一肚子火,祁静涵现在会奄奄一息地躺在医院里面,跟眼前坐在自己面前谈笑风生的这个女人脱不了干系的。

“臣……楠楠你们两个回来了啊,刚才我让蔡姨给你们打电话让你们打电话,你们都没有接,我还以为你们不回来吃饭了,就跟表姐一起先吃了。

你们吃饭了没有啊,没有吃的话,就坐下来一起吃吧,蔡姨,快给先生和夫人盛一碗饭吧。”墨凌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说着。

叶子楠的眼睛一直都盯在文森的身上,她不管文森跟谢青毅的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但是她知道文森伤害了祁静涵,她最好的朋友,都是被眼前这个女人害的。而她却还能在这里若无其事,心安理得地吃着晚饭。

叶子楠气急败坏地走到了文森的身边,将文森手上的那碗米饭抢了过来,直接用力地摔在了地上。

“你这种人,真的没有一点良心的吗?把涵涵害成了什么样子了,还能这样若无其事地吃饭?”

叶子楠从来都不是什么软柿子,只不过是不喜欢跟别人计较而已,她受委屈可以,但是她身边在乎的人,她可忍不了。更何况祁静涵还是曾经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最好的姐妹!

“你疯了吗?你干什么啊,我都干什么了,你这话说得也太莫名其妙了吧,你不能以为祁静涵是你的朋友,就这样颠倒是非黑白吧!”

文森也没有想到叶子楠会那么冲,一上来就摔了她的碗筷,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她留。只是君奕臣在这里,她也不好太过张扬了。

墨凌拉着叶子楠的手,一脸疑惑地说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明白,楠楠,表姐做什么事情了吗?怎么让你这样生气!”

叶子楠甩开了墨凌的手,“如果你真的跟你这个表妹的感情那么好,就应该好好地问问她,她到底做了些什么好事。

不管是不是她愿意的,她都是破坏了别人的婚姻,不管她是有心还是无意,她肚子里的孩子,差点害死了涵涵,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难道还能做到问心无愧吗?”

叶子楠今天看到了祁静涵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她的脾气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好说话了,连墨凌的面子也不给。

“文森我告诉你,就算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谢青毅的,谢青毅也不会要,要么你自己把孩子拿掉,要么我就把这个孩子的存在告诉谢家,让谢家的人帮你。

你应该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货色,谢家又会给你什么样的脸色,让谢家的人帮你,可就不是不要孩子那么简单的了。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涵涵的面前。

哪怕在街头看见涵涵,你都要从街尾绕着走。不要觉得委屈,不管你是不是有心的你都是做了伤害别人的事情,这就是你应该偿还的。你好自为之!”叶子楠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往楼上走了。

留下文森和墨凌面面相觑的,从来都没有见到叶子楠那么强硬的一面,让墨凌着实还没有反应过来。君奕臣见墨凌的脸上一愣一愣的,知道她一定是被刚才叶子楠的那些话说的莫名其妙,也被叶子楠吓到了。

“谢青毅和文森的事情,想必她还没有和你说,她是当事人,你问文森她就会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你了。

祁静涵知道了文森和谢青毅的事情,受不了自杀了,刚从医院抢救回来,你知道的,祁静涵和楠楠就跟亲姐妹一样,今天她看见了祁静涵受了那么大的伤害,所以脾气才会那么不好的。

你不要放在心上,至于你这个表姐,楠楠说得很对,还是好自为之吧,最好不要有什么小算盘,否则,如果伤害到了祁静涵,就连谢青毅也不会放过你的。”君奕臣安慰着墨凌,最后一句话则是说给旁边的文森听的。

叶子楠今天心情不好,这件事情分明不关墨凌的事情,但是她多多少少还是对墨凌发了火,君奕臣看墨凌的脸色不大好看,所以才会留下来又跟墨凌说了两句的。

至于墨凌的这个表姐,君奕臣跟她根本不熟悉,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可是君奕臣实在是不相信,文森看起来就一脸的聪明相,怎么就会把跟谢青毅的事情,一点不落地就说给祁静涵听了呢。

“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那天晚上是谢青毅自己喝酒喝蒙了,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女人了,才会跟我发生关系的。

我已经拒绝过了,但是他是个男人啊,我的力道怎么会比他大,我也是受害者好吗?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到底是谢青毅的孩子,难道我不应该跟他说吗?

你们让我把孩子拿掉,你们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资格呢?真的不要这个孩子的话,也应该是让谢青毅亲自来跟我说,你们不要说得好像我是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一样。

谢青毅也有责任的,不能因为你们跟他亲近,就这样合着来欺负我,有什么要解决的,让谢青毅亲自来跟我说,不要这样敢做不敢为,我瞧不起他!”文森说着也抹着眼泪,转身跑都了楼上去,墨凌叫都叫不住她。

君奕臣转过身去,准备上楼了,墨凌叫着了他:“我不知道表姐和谢青毅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定回去问清楚的,如果是表姐的错,我一定会让她补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