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百六十九章 分家

作品:夫人凶猛|作者:黑香菱|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19-08-14 06:31:16|字数:2065字

清浅回到府上,已是第二日一早。

刚想休息一会儿,谁料府上乱哄哄的,迎儿在怒骂,荔儿在哭。

清浅揉了揉头问道:“这又是怎么了?”

迎儿不是消停了好几日吗?

怎么又开始折磨荔儿了?

管事婆子上前回禀道:“迎姑娘早膳的时候,听婆子说了几句闲话,怒不可遏,又将荔儿姑娘毒打了一通。”

清浅问道:“什么闲话?”

管事婆子低声道:“迎姑娘听说,袁大人下落不明,若是……今后迎姑娘便不是官家小姐,若不是官家小姐,便难以嫁入高门。”

清浅明白了,迎儿再一次想到了曹彰的事,对荔儿的恨意再次翻了上来。

院子里头,迎儿怒骂道:“小娼妇,你日日吃我家的,喝我家的,还敢和我做对,看我不打死你。”

一阵哀嚎之后,荔儿似乎挣脱了绳索。

直接朝着袁夫人的院子跑去。

袁夫人正在礼佛,并不见她。

荔儿跪在院子外头哭道:“姨母救命,表姐将我打得体无完肤,求姨母看在我母亲的面子上,救救我,或者放我出府。”

迎儿追上来。

在母亲院子外头,迎儿并不敢打人,只啐骂道:“放你出去,你好去勾引曹公子吗?贱人!”

荔儿继续哭道:“姨母,救命,荔儿再也不敢了。”

袁夫人啊弥陀佛了一声道:“迎儿,不许无礼了,你气也该消了。”

迎儿高声道:“母亲别被这贱人骗了,她欺负我的时候,何曾想过我是表姐,何曾想过母亲这个姨母。”

袁夫人又继续道:“荔儿,你表姐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过几日她消气了一切便都好了。”

荔儿浑身颤抖。

袁夫人的意思是让自己忍着,继续让迎儿消气?

想到迎儿的鞭子上还占着盐,荔儿不寒而栗。

她一眼瞧见了府门口的清浅,起身跌跌撞撞跑向清浅。

爬在清浅脚下,荔儿卑微道:“少夫人,救救我。”

清浅道:“袁夫人是你的姨母,她带你进的京城,她的意思就是你的命运。”

“不……”荔儿摇头道,“少夫人请一定救救我,若是府上迎儿还怕谁,唯独只有少夫人了。”

清浅冷冷看着荔儿。

她一直都清楚,府上谁是能得罪的,谁是不能得罪的,但她却一而再再而三出主意害人。

今天的这个结局,只不过是狗咬狗罢了。

清浅提脚:“我无能为力。”

荔儿拉着清浅的裙摆不让走:“这是袁府,若我被打死在袁府,岂不是连你也有责任?求求你,救救我。”

清浅停下脚步。

是的,这个理由能打动自己。

荔儿和迎儿谁死谁活她才不管,但是影响到袁府声誉,她决不允许。

清浅吩咐迎儿:“今天开始,不允许在袁府打人,若荔儿死了,我将你送诏狱,我的话从来不虚。”

迎儿虽然害怕,嘴上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凭什么?”

清浅笑道:“就凭这是皇上赐给我的府邸,若是你要打人,你只管搬走。”

搬走了,自己便一点官家的光都沾不上了。

迎儿气鼓鼓的,但又不能反驳,

清浅道:“荔儿,你这回放心了吧,回去好好跟着迎儿身边伺候。”

荔儿刚露出的喜色,被这句话淋了一盆冷水。

还要回去伺候迎儿?

她虽然明着不会挨打了,但暗地吃的苦,估计也不会轻松。

荔儿急道:“表姐身边并不缺人伺候。”

清浅边走边道:“端茶倒水,伺候膳食起居,人越多越好,不多你一个,也不少你一个。”

清浅的话已经将荔儿定位。

荔儿今后会在迎儿身边端茶倒水,伺候膳食起居。

这个结果,似乎荔儿和迎儿都能接受。

在荔儿看来,不用挨打不用守夜不用倒马桶,便极好了。

在迎儿看来,荔儿还是没有逃脱自己的掌控,至于折磨人,从前青楼里头有的是让人开不了口的法子。

清浅轻松了三五日,日日盘算着袁彬是否到京。

这一日,在病榻上的袁有礼开始折腾起来。

袁有礼让人抬着软垫来到清浅的院子外头。

清浅亲自出来道:“袁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袁有礼嚎哭道:“昨夜我做梦梦见了哥哥,哥哥一身血肉模糊,说自己死得惨,让我替他照顾好母亲和嫂嫂。”

清浅道:“你哥哥还没有确切消息,你先别这么哭,不吉利,再说,你哥哥让你照顾好母亲和我,你便是这么照顾的?”

大早上的,来院子外头嚎?

袁有礼哭道:“你还骗我,哥哥本说一个月回来,如今都过了一个月了,朝廷派出去接应的人都回了,哥哥还没有回,这不是出事了又是什么?上回锦衣卫分明都说了,哥哥遭遇不测了。”

袁夫人拄着拐杖出来,抱着袁有礼道:“我的儿,我如今只能指望你了。”

清浅有些不耐烦,如今大早上都热气腾腾的,这对母子这是做什么?

清浅直接问道:“袁公子有什么指教,只管说,我今日约了粉黛,奉陪不起。”

袁有礼一梗脖子道:“哥哥没了,但是这府邸是他留下的,哥哥没有子嗣,应当归母亲和我。”

这是来分家产的吗?

瑞珠气得浑身颤道:“这是皇上赏赐袁大人和我们少夫人的,即使没有子嗣,也是少夫人的,与你有什么关系?”

袁有礼冷笑道:“这不还有一半是哥哥的吗?除了府邸,我记得府上还有田地,宅子,铺子,还有金银珠宝古玩字画,都得平分了。”

清浅呵呵冷笑:“袁公子这是准备抄家吗?”

“那倒不是!”袁有礼嘿嘿笑道,“咱们是仁义人家,嫂嫂的嫁妆咱们不要,从前的聘礼,也一并送给嫂嫂。”

清浅道:“你哥哥尸骨未寒……”

袁有礼马上接话道:“哥哥死了,母亲还要奉养,妹妹还要聘嫁,我们总得为活人打算,对不对?”

清浅冷笑道:“你们想清楚,分家之后,你们再也不是官家人,今后不能打着袁府、闻府的名号在外逍遥了。”

只要有银子,有府邸,要什么名号!

袁有礼已经在开始算,府上这庞大的产业了。

袁夫人只是低头抹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