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百零八章 泛舟

作品:锋戾|作者:己宏|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9-10 21:32:37|字数:3082字

“那随你一起出海的那个黑衣人呢?据我所知,他好像还有一帮子手下也统统不见了,面罩黑袍,不敢抛头露面,必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尹圣又冲身旁那个黑发老者行了个礼,恳求道:“曲前辈,现在我们大可不管,但历练结束后再请白掌门与那几位回府好好盘查一下,监察司可有好多黑名单,若不是浑水摸鱼进来捣乱的,那就让他们揭在乾元镜子面前照一照!”

狄云枫心里头实在不爽,一个跨步上千,一手揪起尹圣的领口,怒声道:“我与尹长老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处处针对我?这就是你们滨海城的待客之道么?”

尹圣哪儿晓得狄云枫会用这种方式来找泄愤,一时间哑口无言。

黑发长老面色阴沉,隐隐含怒,冷声道:“二位都是修仙数千年的大修士,难不成口角相加后还要拳脚相向不成?”

尹圣一把推开狄云枫,冲众人道:“你们可瞧见了此人的粗蛮,分明是做贼心虚!”

“尹长老你够了!”

黑发老者怒斥尹圣,又道:“白掌门有理有据,行事光明磊落,老夫修仙万余载还看不出谁在撒谎?我不管你们有何恩怨,今日由我做主,一笔勾销!”

尹圣脸红,见人动真怒,不敢再发一言。

黑发老者又看狄云枫,明显消怒,语气缓和道:“白长老你也莫要计较这些是非,若有得罪之处,老夫亲自与你道歉。”

狄云枫冷瞥了尹圣一眼,若不是黑发老者态度良好,其必死无疑!

黑发老者跳上狄云枫的仙舟,笑问道:“白掌门,可否泛舟载我一程,我真好去前线视察一下弟子们的历练情况。”

“那是自然了。”

狄云枫浅浅一笑,拂袖清风泛动小舟,领着黑发老者与邱元子一其朝秦海飞去。

“白掌门原不是九玄仙域人士吧?”黑发老者开口问道。

狄云枫知晓这两个老人会提出上自己的船就绝非真是搭个顺风,还未等他开口,那黑发老者又笑着解释道:

“白掌门误会,我曲秋算的上九玄仙域元老,合体之上的修士全都认识,见白掌门面生,才开口问问。”

狄云枫笑道:“老先生哪里话,我若连这都不舍得告诉你们,哪我又算哪门子客人?”他顿了顿,才如实道:“的确,我不是九玄仙域之人,我的故乡来自人间。”

“人间?”邱元子倒是蛮惊讶,下时不忍赞叹道:“难怪白掌门气质独特,道法绝然,原来是人间来的大修士,敬仰敬仰。”

人间,只有真正愚昧之人才会觉得人间渺小。

狄云枫一向喜欢和智者聊天,这样会让他感觉到非常愉快。他谦虚道:“哪里哪里,仙界秋风难度,人间最是得意。我不过是个大袖揽清风的得意人,能修炼至今,也是靠了几些好运气。”

曲秋笑了笑,又问道:“那白掌门又为何迁至韩州?据我所知韩州那个地方灵气稀薄,除了长孙世家与慕家仙庐之外就再也叫不出其他响亮的名字了。”

狄云枫不想透露太多,便随口道:“我喜好清净,仙门弟子也不多,都是自己家人或徒儿。”

曲秋道:“征战喧嚣与细水长流都是极好的态度。”

狄云枫摇了摇头,略微苦涩道:“老先生有什么话不妨就直接问吧,能告诉你的我全都如实告诉便是,我并没有太多秘密的。”

曲秋与邱元子相视,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再绕弯子,直言问道:“我们只想知道一点,与白掌门一起出海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狄云枫道:“在回答问题之前,我要声明一点,他们有资格住进滨海客栈就说明一定有人在暗中收了好处,具体是谁我想二位也应该清楚,”说罢,他才回答道:“与我一起出海的那些不是坏人,只是道义不同,想回家的魔界修士罢了,他们可没在九玄仙域犯什么大事。”

曲秋皱眉道:“昔年九玄仙域有不少魔门共存,元门覆灭后还遗留了许多。我也曾接到过旨意,说遇见魔修要将之拘谨并上报元门发落。”

狄云枫摇头道:“说句不好听的,那二十一人修为最差的都是得道飞升的仙人,还有一位实力超绝的魔君,”

他又回头真挚地望着曲秋与邱元子,道:“你们现在若发动所有人力去外海或许还可以寻到他们的踪迹,但我敢保证诸位会有去无回……我并非威胁诸位之意,只是这个世道人不能活得太明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让事情这么过去吧。”

两个老者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后曲秋冲狄云枫略施一礼:“多谢白掌门提醒,否则我们真要去送命了。”

狄云枫浅笑不言,识时务者为俊杰,仙界这个大染缸,洁身自好完美没屁用,脑壳好使,心思稠密,放能长久生存下去。

不知觉,轻舟已飘向内海上空,随时都可听见灵器轰鸣,看见弟子们与海兽英勇搏斗的场景。

狄云枫负手在舟头,俯瞰底下不间断的交战,倒是很有趣味的。内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角斗场,人与海兽的搏斗,只是少了下注赌钱的赌客。

“哎……现在的弟子是越来越不行了,都是仙门里给惯的。”邱元子一路摇头兴叹。

狄云枫纳闷道:“我觉得这些弟子都挺厉害的呀,灵器、符咒、阵法、都耍得有模有样。”

邱元子摇头道:“不行不行!这只白天而已,到了晚上潮夜时分,八成以上的弟子都会选择一处岛屿躲起来,不敢出海冒险,哪怕是告知他们长老在云端上看着,也没几个人敢尝试。”

曲秋这时问道:“邱长老是这次历练的主要负责人,以你之见这回历练的前三甲会是哪个仙门?”

邱元子道:“第一名和第二名没什么变化,照旧是云溪仙门与尘水仙门,以往蝉联第三名的白砀仙门却被九秀山占据了风头,落在了第四位。”

“哦?”曲秋稍有惊讶,“九秀山每回历练的小女娃儿都颇为柔弱,名次几经垫底,这回为何这般夺目?领队长老是何人?”

邱元子看向狄云枫,笑道:“以我个人的分析,这次九秀山能一鼓作气,都是因为白掌门那三位七彩山弟子,特别是领队的青年男修士,好像唤作张铁,风姿与锋芒一度追赶云溪宗的许昊天,然他还只是个金丹修士,许昊天却已经元婴后期了。”

曲秋苍眸一亮,惊讶道:“越级挑战的弟子我已好几百年都未曾见过了,没想到竟是白掌门的弟子?”

狄云枫心里那叫一个骄傲,这几个弟子虽然叛逆,但果真是没给他丢脸。

“没有没有,张铁的资质与天赋都比同类人低,但悟性高,又能吃苦,”他又欣慰地笑了笑,“出类拔萃的人都是通过自己的努而来,所谓人前显贵,人后受罪嘛。”

“不错,现在敢吃苦的弟子都能拔得头筹!”曲秋又冲一旁的邱元子道:“邱长老,这次问海大会的状元郎就颁给张铁小友吧。”

邱元子笑道:“理当。”

狄云枫却劝道:“哎呀,这可不好,张铁虽领导有方,但状元必须凭自己实力来,该如何就如何,二位长老可没莫要看在我的面子评判呀。”

邱元子摆手又笑道:“白长老可莫要想多了,评上状元可不单单是看谁取得妖丹多,还要看综合成绩,云溪宗的许昊天虽天赋异禀,但为人清高,行动单独,没有团队和领导精神。张铁小友虽成绩比许昊天差,但其他更可贵的方面都要比之好很多……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绝对公平公正,将之评为状元郎,还能给各位弟子竖立一个榜样,是极好的事。”

弟子中了状元,狄云枫脸上也沾光,他心里不禁会道:要是雪儿知道自己的弟子这番优秀,做梦都会笑醒。

曲秋这时又突然问道:“白掌门为何要让依附在九秀山一齐历练?这样嘉奖的荣誉就属于九秀山了。”

狄云枫淡然道:“名利并不重要,九秀山实至名归,长老也莫要为难,”他顿了顿,又道:“这次我接任务出海,无暇看管自家仙门弟子,便托付给九儿,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邱元子笑道:“七彩山与九秀山交好,白掌门与九仙子交好,呵呵……此次问海大会,说不定能出一对郎才女貌的道侣呢。”

曲秋也大笑道:“哈哈哈……不曾想这次九秀山的领队长老竟是九儿,更惊讶白掌门能与这么个出尘仙子交好。”

邱元子接着赞扬道:“白掌门军英俊坚韧,九仙子貌美无双,二位乃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们若能宣布结成道侣,整个九玄仙域都会为之轰动吧?”

狄云枫苦笑,自当打趣道:“我与九仙子不过是好朋友,二位千万莫要误会了,再说,若真与九仙子结成道侣,整个九玄仙域的男人都要与我树敌才对,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海日晴空,万里无云,没了云端的遮拦,三人的笑声透遍四海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