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百一十二章 放松一下

作品:锋戾|作者:己宏|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9-12 21:00:49|字数:2840字

三日后,历经了大半个月的问海大会正式结束。

众仙门弟子不说赚的盆满钵满,但此趟都有不小的收获。最差的妖丹也能值个好几百灵石,且猎来的妖丹全都归于自家仙门,长老们也不稀罕这低阶妖丹,换算起来,灵石最终还是落到了弟子们的兜儿里。

历练了大半个月,弟子们都有所疲倦,监察司便决定让弟子们在滨海客栈内好好修整一日,次日再为大家揭晓名次与颁发奖励。

紧张角逐后的放松往往是最愉快的,张铁将历练猎来的妖丹全都整理了一番,足足有三百七十一颗,其中一阶妖丹有两百颗,二街妖丹一百五十颗,三阶妖丹有二十一颗。

三阶妖兽凶猛者堪比元神修士,历练的弟子最多不过元婴后期,想要猎杀此等海兽,光靠能力与灵器是不行的,需严谨的临场指挥,默契地团队合作,靠智慧,用陷阱,摆阵法……这才是对弟子们最大的考验。

总的来说,狄云枫与九儿都是极其满意的。

靠这样的一番成绩,名列前三甲当不是问题,问海大会又是沿海三大州一齐举办的盛会,不知奖励如何,但一定不会差。

为了给大家伙儿庆功,顺便交代一下自己的任务,狄云枫提前将整座玉烟楼包了下来。

“啊?!师丈,你……你带我来喝花酒呀?”艾晴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下来,这姑娘的心态是极好的,病自然也就痊愈得快了。

若是男弟子,来听听曲儿倒还算合理,可这一帮子女人还来玉烟楼着实说不过去了。

九儿阴沉着脸,瞪向狄云枫,冷声道:“白莫离你好有兴趣,看样子你该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了,你家夫人可晓得?”

“师丈,你可不能是花花肠子呀,否则怎么对得起在家独守空房的师尊?”

芊儿瞥着嘴巴,眼睛一个劲儿地斜瞟狄云枫身旁地九儿。

狄云枫赶忙冲众人解释道:“不是不是,大家莫要误会了,玉烟楼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场所,这里是青倌,文人雅士聚会之地……嗯,你们待会儿进去就知道了。”

说完,他正要推门引进众人,可玉烟楼大门却快他一步被人打开,琳儿跑了出来,毫不避讳地便抱过狄云枫的胳膊道:“仙长您可算来了,快快随我进去吧?咱们楼主候你多时了。”

狄云枫笑指着身后的一众弟子道:“她们都是今夜玉烟楼的贵宾,莫看是女子你们就不好好伺候了。”

琳儿瞥了一眼身后一帮姑娘,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只道:“放心好了,咱们楼里的姑娘和她们一样干净。”

这时听九秀山女眷道:“哼,纵使你们这里是青倌,那还不是一天要招待男人,衣服穿上难道就算干净了么?”

琳儿倒不生气,耸了耸肩膀冲狄云枫道:“仙长,你的这些弟子们好像不太喜欢我们这儿,今夜听说是女眷,我们班子的姐妹们特别准备了几场‘女中豪杰’的戏码,她们若不愿意赏脸,我们也没办法。”

艾晴一听有好戏看,嘴巴张得齐大:“啊?还有戏码看呀,你们……你们会不会‘木兰从军’呀,我小时候可喜欢看了!”

琳儿捂着嘴巴笑道:“呵呵,这位妹妹好像是个识趣人,‘木兰从军’的戏本我们收录得有,只是今晚没安排,你若想看,我待会儿临时加一场便是了。”

“那那那……那我能不能演呀?”艾晴冲琳儿使劲儿眨巴眨巴眼儿。

琳儿笑道:“只要你们乐意,玩儿得来琴棋书画,宫商角徵羽,楼中有各色乐器任你们发挥。”

“你这么说起来,好像有点儿意思嘛……”

“晴儿,那木兰从军是什么呀?我也想和你一起演。”

“你?你只能演娇滴滴的小娘子,像我这般英俊威武的人才能演将军!”

狄云枫见众女眷都来了兴趣,便也不再多给她们助兴,青倌里的女子各有一绝,否则也不会让人舍得一掷千金了。

“那就有劳九仙子你在下头看着这帮人了?”他冲九儿笑道。

九儿轻“切”了一声,道:“既是你出重金包下了这座楼,那今夜我们就要点最贵的菜,价格最高的女人!”

狄云枫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无所畏惧,便随琳儿上了楼。

还是那间房,那展屏风,那种香气,那个女人。宁芝终于肯穿上衣服出来加人,她是美丽的,妖精哪儿有不美丽的?

宁芝站在窗边,仅开一条缝,瞥向台下看戏的姑娘们,先是道:“白掌门真是艳福不浅呐,每天换一个,一月下来都不带重样的吧?”

狄云枫浅笑道:“你若把我想成这样的男人,那我每天都能做到不重样。”

宁芝用下巴指了指窗缝,道:“那个女人真漂亮,都快赶上我了。”她说得应是九儿,她又叹道:“这么漂亮的女人,若是能被买进玉烟楼做舞姬,那我玉烟楼里的收入又能再翻几倍。”

狄云枫苦笑道:“你最好莫要让她听到你说的话。”

宁芝回首冲狄云枫眨了眨眼睛:“所以我才把窗户只开这么一点点呀。”

狄云枫不再闲聊,取出“圣蓝果”丢向宁芝道:“圣蓝果我帮你拿来,火龟族我帮你灭了,我的灵晶你是不是该给一下?”

宁芝接过果子,在身上擦了擦,小嘴儿也不客气,一口便咬掉小半个:“不错,不错……真是久违的味道,”

她又转头看向楼下,此时歌舞已升平,美乐已奏起。她道:“你那点灵晶只够今夜包场的费用,就抵了吧。”

狄云枫嘴角忍不住一抽,但这般大的一座楼,算上一夜的损失,酬金五万与费用也差不多能抵了。

“呼……好吧。”

狄云枫长吁一口气,“既然任务已经完成,那我就离开吧,否则会让人说闲话的。”他转身就要走,矜持的女人却慌了,宁芝赶忙上前拉住他,并踮起脚间在其脸颊上亲了亲。

“谢谢你!”

三个字,包含千言万语,还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哭意。

宁芝捂着嘴,一头扑在狄云枫怀中嚎啕大哭起来:“对不起,我还要说声对不起。”

狄云枫犹豫了片刻,终是一声轻叹,将宁芝轻轻地拥抱在怀里,整个人鱼族独剩她孤身一人,着实不容易。

采摘圣蓝果就必须踏上圣蓝岛,而人族踏上海族的底盘必定会相争个你死我活。宁芝愧疚自己算计狄云枫,然狄云枫却根本没将这当做一回事。

“我有一个东西要送给你。”

宁芝突然抹去眼泪,从袖中取出一只散发着阵阵仙光的玉如意递给狄云枫道:“我没有别的东西能送给你,这只‘定海如意’便当做礼物,希望你以后能用得着……啊呸!是我用不着才对,用不着便做个纪念吧?”

狄云枫眼前一亮,在圣蓝岛上就曾听人说过,人鱼王国有一件非比寻常的宝贝,能控制海怒海潮,也是火龟一族正想得到的东西,会不会就是眼前此物?

“如今人鱼王族覆灭,这东西也就没了传承,放在我手里更发挥不出它的作用,就当人情送给白长老,嘿嘿。”

宁芝破涕为笑,把脑袋轻轻贴在狄云枫胸口,羞涩道:“白长老今夜就留下吧,让宁芝服饰您……”

狄云枫脑壳摇的宛如拨浪鼓,并轻轻将宁芝从怀中抽离,道:“宁芝姑娘勿要太染风尘,我——”

“哼,若非见白掌门是君子,我才不以身相许,你还能不乐意了?”

宁芝神情突然变得乖张,轻吐的芬芳中也有了欲望的气息,一双勾人心神的眼睛,魅到了骨子里头。

狄云枫早已不是那个矜持的男人,若不是下头有一帮姑娘在欢耍,他还真就把眼前这小骚货给办了!

“不行——”

话音刚落,腰带也落在了地上,衣服宽松地敞开,露出他那引以为傲的矫健的肌肉。

“咵!”

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九儿冷冷地站在门口,露出一抹不屑又轻蔑的表情:“果然和我猜得一模一样,白莫离,你就是个下流胚子。”

宁芝舔了舔嘴唇,像是对九儿宣战道:“大美人儿,你吃醋了就明说,男欢女爱实属常事,你肯定没体验过吧?”

“肮脏!我要带着我门弟子离开这儿!”

九儿白皙的小脸儿红了大片,不只是给气的,还是给羞的,转身就往楼下走。

狄云枫赶忙拾起自己的腰带,边缠腰边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