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百三十章 冰释前嫌

作品:甜心娇妻:爹地要抱抱|作者:言氏妃|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8-09 03:22:44|字数:2003字

牧琛捷不光走路没有声音,醒过来偷听别人打电话也没有声音,要是有机会他不应该继续做AL的总裁而应该是个出色的侦察兵。 昌麟一边在心里面默默地吐槽,一边表情淡定地把刚刚打过电话的手机默默地藏在了自己的身后,看着牧琛捷露出了一个公式化的微笑:“老大,您醒了,白小姐今天晚上依然留在了牧宅,我想这个消息您应该会感兴趣的。”

这其实是刚刚调查的一个意外之喜,至少在现在这个快要降落的时候能够用来转移一下牧琛捷的注意力,以免他突然间反应过来自己公器私用之后把自己送飞机上面扔下去。牧琛捷听了这句话的时候果然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露出的笑容显示出他此刻心情不错。但是即使是这样,牧琛捷的视线还是全程都盯在昌麟的身上和他背后的手机上面,点点头像是极其肯定的样子然后说了一句:“不错,今天晚上你可以去休息了,当然不要给我找事情。”

牧琛捷这么一说昌麟就知道他是故意要让自己去解决季苑的事情,也就不和牧琛捷胡乱客气,点了点头之后就把手边的一份文件塞到牧琛捷的手里面,以防止他再一次在他的感情上面放置太多的注意力。

还好牧琛捷本身并不是一个很八卦的人,管这些事情也不过是因为白慕微伤心,如果只是作为他的助理,他一直坚持着放养的状态,和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也就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开小差想着些其他的事情。

格兰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牧琛捷只是信一半的,比如说什么青梅竹马的话就基本上是扯淡,但是如果全是假的话格兰还把他骗过去一次,就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了。想到这里,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但是总的来说这个周晋其实是没有什么危险的,所以他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的用力,从眼下的这个情况来看,他还是更希望顺其自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和白慕微的婚礼,盯着这个小女人的狼实在是太多了,再加上她自己还会不定期地胡思乱想丧失信心,牧琛捷觉得自己还是早日把她娶回家的好,不然这个心里总是不安生。不过现在白慕微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顾虑的,再加上前两天她刚刚说过要让沅沅和依依跟着冷斯城去法国住一段时间,牧琛捷觉得这个计划虽然听上去轻松,但是要实施起来还是很需要费一番脑筋的。

下了飞机之后昌麟直接打车去了酒吧找季苑,他到的时候就看到季苑穿着一身金线的刺绣小吊带下身穿着黑色的皮裤靠在吧台喝酒,一双长腿在酒吧迷幻的灯光下面显得愈发雪白,成功地把全场男人的视线都吸引到了上面,一时间就感觉到自己心里面的火气就压不住了,带着一身和牧琛捷相似的戾气走了过去抓住季苑的手腕就要拉着她往外走。

这个时候话还没有说清楚季苑当然是不会跟着昌麟离开的,甩开他的手之后摇摇晃晃地就要往吧台的方向走,嘴里也不闲着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句:“你是谁,你来管我做什么,你不是都说了要分手吗,那你走啊,有本事就别回来了。”

这个声音不大,但是周围的人还是能够听清楚的,这样的感情纠葛向来是酒吧里面良好的谈资,再加上一身西装革履的昌麟和穿着性感火辣的季苑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个人只要是同框就能让人感觉到他们之间不正常的氛围,现在季苑把话都说了出来之后,所有人的视线也就大大方方地看过来,等着看一场大戏。

昌麟虽然说是牧琛捷的首席助理,但是性格内敛,而牧琛捷也并没有这么多的风流债需要自己的助理来处理,所以在这种场合一下子遇到了这种事情,昌麟还是从周围的气氛里面感觉到了尴尬,而季苑也没有丝毫酒醒的意思,甚至可以说是根本就是装出来的没有醒,也在等着昌麟的反应。

思来想去,昌麟自己就深吸了一口气,几步走上前去拉住了季苑就直接吻了下去,嘴唇相触的一个瞬间他听到周围围观的人发出了一阵阵惊呼的声音,紧接着就鼓起掌来。而季苑则是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虽然灯光很昏暗,但是依然能看到羞赧的绯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了上来。

如果说这个吻在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消解眼前相关的尴尬,那么后来就是一种久别重逢和信念坚定的喜悦和感动。昌麟松开手的时候眼睛里面是很少出现的温柔,轻轻地摸了一下季苑的长发:“我们回去了,已经很晚二楼,其他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好不好。”

他倒不是想要无限期地拖延下去,只是在昌麟的心里面表白和澄清自己都是一件很神圣且私密的事情,是实在不能在其他人的面前来做的。但是醉了酒的季苑其实并没有想这么多,所以也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给昌麟面子,虽然说身上的气质已经比刚刚软化了很多了,但是依旧是有些不讲理的感觉:“我不回去,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好了。不说的话我就要回家了。”

其实这个时候昌麟已经是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牧琛捷经常会在白慕微的事情上面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如果和女人之间的相处是这样的风格,那么他猜是不会有人受得了的,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看着季苑:“你确定要在这里?”

季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昌麟就走到吧台要了一杯玛格丽特,之后走到季苑的面前,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周围围观的人们,之后缓缓地单膝跪下,把酒杯举到了季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