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97章 关于那照片

作品:婚从天降:娇妻太会撩|作者:当戏春秋|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10-10 02:06:19|字数:2071字

眼睛里积攒的泪水只轻轻一动就像是决堤的水般涌了出来,顺着脸颊如是一条线般的直直往下滑去,不过是几个眨眼的时间,那泪水已经将半张纸巾湿透。

杨再音的话带着些鼻音,却还带着点点乞求,“其实你可以、可以不用在这里说。”

这些伤人地话可以走到背地里和她一个人慢慢地说,她可以一个人躲在床里面包裹着被子接受这样的拒绝,但是没办法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接受、更没办法在姜黎黎的面前听到这样决绝的话。

好像她就是一个天生活该被抛弃的人,那种感觉比用刀子刺着心脏还要叫人疼楚万分。

姜黎黎也觉得这样的场合不好,如果要拒绝完全可以私底下说,现在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出来让一个女生的心里怎么接受的了?

“不。”陆蕲却拒绝着,并且固执地拒绝姜黎黎的离开,直勾勾地盯着杨再音,嗓音越来越低,“有些话私底下说没什么用,我想,今天这种情况说出来的话应该能让你相信在我心里是不会容纳你这样的女生。”

“你长得不难看,性情也可以,但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知道了。”杨再音咬着舌头回了一句,随后捂着眼睛大步跑开。

“有这必要吗?”姜黎黎不满意极了,因为被拦着不准去追而更加恼火,紧盯着坐在身边的男人,“这样的话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你知道对她的伤害有多大吗!”

陆蕲接受她的所有恼火说:“因为私底下说没用,我和她说了很多次了,可她从来没有一次长过记性。”

他说着直接端了姜黎黎的冰水要喝。

姜黎黎连忙抢回来,瞪着他,“你这件事做得也太过分了!我并不是很喜欢也不是很接受!”

“想知道我在谁的柜子里看到了你那时候的照片吗?”陆蕲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他做的极好。

本来想着要直接离开的姜黎黎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少了大步走的兴致,眼里的恼火都降低了不少,快速看向他,“谁?”

陆蕲嘴角一抹,伸出手去,“我刚刚讲了半天嘴巴很刚。”

姜黎黎不乐意看到他这个样子,别过脸,“你可以喝她的。”

“那你为什么不喝她的把你的给我?”陆蕲很认真地反问,一边夺过她手里的杯子,“别这么小气了,都这么多年朋友了谁嫌弃谁啊。”

“你刚刚要是这个态度和她说话也不至于让她那么难过!”姜黎黎想着这事又是满目恼火,“对着一个女孩子你用样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分了,我真的是看不下去!”

陆蕲无所谓地喝着水,“被人喜欢固然是一件愉悦的事情,但这个喜欢的人如果不是心思单纯的就没意思了。”

“她怎么就不心思单纯了?”姜黎黎不满地反驳,“一个女生喜欢了你这么久,不管怎么样你也应该有点动容的吧?你的心是石头的吗?捂了这么久都捂不热?”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了?”陆蕲把杯子放下,拍了拍手,“那也好,我还不想说了,这就走了”

姜黎黎懒得再说,只瞪着他。

陆蕲今天会来大部分的原因就是那个人物,所以在走了两步之后又重新地走到一边坐下,打了一个呵欠道:“想要知道一些你想要知道的东西那你面对我时表现的好一点应该不过分吧?”

姜黎黎拉起生硬地微笑,“我猜那个柜子的主人是陆承野。”

“厉害啊,这都被你猜到了。”陆蕲的声音里没有一点点惊讶,只有虚到让人不想相信的敷衍。

不过他很快就认真下来,说:“那柜子确实是我大哥的房间,之前我想要说的但又觉得说了没意思。”

陆承野……姜黎黎低着头,使劲儿地想了想自己从小到大认识的男生,叫程野的是有,陆承野好像是没有。

“大概是你的高中同学。”陆蕲像是提醒一样地开口。

“你大哥什么时候回来?”姜黎黎拉着眉头问。

“这不清楚,自从上一次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给家里来过信息了,所以关于他什么时候回来这样重要的信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陆蕲说着摊手,“我也想早点见到他,但是这个人是自由惯了,就算当初选择离开家的做法也都是他自己的一意孤行,我们家里人就没有一个人是知道的。”

“那你哥哥还真是很个性。”姜黎黎干干地评价道。

“这样的个性好能很好,不好也能很不好。”陆蕲淡下声音,眉目里的神色淡了不少,道:“反正这样的个性对我来说并不是很讨喜。”

姜黎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问:“沈总那个人你最近有看到吗?”

陆蕲对自己听到的这个名字感到好奇和惊讶,抬头看了姜黎黎一眼,笑道:“原来还能说起他的事情啊,我还以为这个名字是你不能提的点。”

“说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样。”姜黎黎皱着眉瞥他一眼,“你知道他最近都在干嘛吗?他最近的动作大的快让我们招架不住了。”

陆蕲再一次摊手,“对这事情我暂时知道的不多,所以爱莫能助。”

“好吧。”姜黎黎摇摇头,“看来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复杂了,我也不知道我暂时应该想些什么才是应该的。”

“你能想的就是什么都不要想。”陆蕲说:“不管外面放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注定是和你没关系的,你能做的就是不要趟这趟浑水。”

“浑水?”姜黎黎看了陆蕲一眼,“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你知道很多的内幕。”

“哪有什么内幕,这沈氏集团针对你们可不是你们自己才感受的出来,我们这些没有被殃及的当然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陆蕲看向窗外,一张好看的面容上像是装着许多的愁云,“自从我长大之后似乎就没有一天是能真正放松下来的。”

姜黎黎也跟着看了一眼,却没什么想要看出来的东西,收回视线拉起一个礼貌的微笑着,然后起身,“你要是没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