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735章  亲眼看见视频

作品:总裁的危险玩物|作者:游竹舟|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8-06-07 21:13:10|字数:2084字

这下,贝萤夏愤怒。

她一下子就翻过身来,恨恨地瞪着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你到底想怎样?段西辞,是不是直到把我逼到死为止,你才肯甘心?”

顿了顿,她干脆一个豁出去,直接闭眼了。

“你杀了我吧,段西辞,你现在就拿把刀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

多少带点赌气的成份在里头。

这旁,男人听后,他脸色有点认真,却也是真点头。

“我会杀了你的,等你身体好了之后,我真的会杀了你的。”

贝萤夏下意识睁开眼。

床边的男人忽然在这时,却轻叹一口气。

“贝贝,跟你讲真一句,我真想你了,从没有人能让我如此迷恋痴迷,也就只有你最合我的口味。”

她听着,不吭声,只静静闭着眼睛而已。

回不去了,当初,她还对他有过几分迷恋,可,经历了那么多的伤害,再纯情的少女心,也被血腥的现实所磨灭。

贝萤夏沉默一下,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忍不住说了句。

“我累了。”

见此,男人点头,倒松开她的手了。

“好,那你好好休息。”

说着,他抓着她的手放回被子中,还替她拉了拉被子,生怕她着凉,贝萤夏闭眼不看,无论他现在再怎么补救,都于事无补。

破碎的镜子,终究是有裂痕。

接下来,贝萤夏在那昏昏沉沉睡了好久,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又睡了多久,等她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是黑的。

小女人坐起身,怔怔地四看一下。

房间并无人,段西辞也不知去了哪里,见此,贝萤夏摸摸自己的肚子,她感觉有些饿,便起来去找点东西填肚子。

推门出来的时候,她准备朝楼梯口走去的。

然而,却是在这时,看到那旁的书房亮着灯,段西辞应该是在那里吧,她下意识地走过去。

当贝萤夏来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却没见男人在里头。

她疑惑不解,不禁推门进去。

男人也没在这里,不知道去哪儿了,见此,贝萤夏随手关上灯,准备带上门出去。

突然,却是在这时,因着关灯的缘故,使她终于看到,电脑亮着光。

因着电脑是背对自己的,所以,书房开灯的话,她就没看到,等关灯了,电脑的光亮才使她引起注意。

贝萤夏想了想,其实是有过些许犹豫的。

然而,最后的鬼使神差,却还是让她重新打开灯,朝电脑走过去了。

段西辞来头很奇怪,不知道他背后究竟在从事什么职位,而书房,一般是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活动场所。

说不定,他的电脑里,会存在着他什么重要的东西呢。

走到后,贝萤夏坐下的时候,也看到,电脑的画面,是类似一段视频的东西,现在正处于暂停状态。

画面里头的人,赫然就是初雪。

她站在医院的大楼上,而那间医院,正是初雪住院的那家,下意识地,贝萤夏几乎立马就能猜到,这是初雪当时跳楼的视频。

再一次面对这件事,贝萤夏其实真的没多少勇气。

可,她就是想看,想看看初雪当时到底是怎样死的,于是,她点击播放了,视频播放到了一半的那种。

所以,一开始,就是初雪哭着站边缘处在那喊什么。

“贝贝,你要记得,是叶开害死我的,你要记得替我报仇。”

“贝贝,我真活不下去了,老天不公平呀,什么叫做正义?我看不到一丝丝的正义,我好痛苦呀……”

初雪当时简直发疯,她哭着拼命捶自己的心口。

“贝贝,替我照顾我妈,不要告诉她我出事的事情,你就说,我去远方了,过段时间就回去看她,让她等着我。”

“贝贝……”

也许当时,贝萤夏就是初雪的唯一精神力量,所以,她所有的话,几乎全是喊的贝萤夏。

确实了,她不认识任何人,除了跟贝萤夏要好点,就只剩下母亲。

在当时那种频临精神崩溃的时候,她除了喊贝萤夏一个熟人外,几乎就没人可喊了。

这旁,贝萤夏泪水又再落下。

她两手紧紧握成拳,牙关都在颤抖,那一刻,心中的恨,让她有种走火入魔的状态,恨不得现在就拿把刀,直接冲过去把叶开捅了。

就在这时,那扇虚掩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段西辞似乎没料到贝萤夏会在这,所以,当看到她的时候,人还怔了怔。

然而,贝萤夏根本没有看他一眼。

她的视线,就紧盯着屏幕,带着浓浓的恨意,双眼通红,倒显得有点吓人。

男人一反应过来她在看电脑上的视频,脸几乎立马就沉下的,马上大步过来,更冷喝。

“谁让你随便进我书房的?贝萤夏,究竟谁给你的胆子?”

来到时,段西辞一下子点停视频,不让她再看下去,因为,她再看下去,恐怕会真的拿把刀直冲去捅叶开了。

这旁,贝萤夏无所谓一般,她凉凉地笑了笑,也不动。

“段西辞,点开吧,把监控拍到的视频从头到尾放一遍,我想完整地看一下初雪跳楼的情景。”

男人的手,此时就握着鼠标,为的就是生怕她会抢过鼠标来点开。

听到她这么说,段西辞下意识地摇摇头,看向她,眼神有些复杂,却也带了心疼。

“不,贝贝别看,你会受不了的。”

然而,贝萤夏却只淡淡笑了笑,她见他不肯点,就自己伸手过去,尖细的手指,轻轻滑动一下触屏,将视频调至从头到尾的开始那里去。

见此,段西辞的眼神有些复杂。

他犹豫一下,终只是叹了口气,将她抱起,自己坐那座位上,然后,让她坐自己的大腿上,抱着她一块看的。

“我让人查了附近的监控,刚好有一台监控拍到了这个地方,所以,我就想看看,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还有所谓的真正真相。”

贝萤夏没吭声,只继续看她的。

画面所拍到的,其实也很简单,先是初雪人神情呆愣地从门口出来,然后来到这边的边缘处。

她站边缘处呆了一下,便开始哭,精神开始进入崩溃。

接下来,就是贝萤夏刚才看到的那段哭喊。

等哭喊过后,初雪就纵身跳了下去,几乎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丝留恋,走得那么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