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862章

作品:豪门盛宠:BOSS大人好腹黑|作者:拖大鞋|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20-04-07 00:05:48|字数:4206字

“均晟,她就是这样做保镖的?不是说二十四小时贴身保镖吗?怎么能把老板扔了自己先走了?”粱晴总是能找到理由来表示对夏筱婷的不满。

这一点,宋均晟算是看出来了。

夏筱婷以前没这么谦让,现在是怎么了,好像只要自己跟粱晴在一起,她准会悄悄的离开。

难道粱晴对她说了什么?

想到她知道是粱晴拍了她跟林肖的照片,却没有质问粱晴,宋均晟确定自己判断一定正确。

夏筱婷跟粱晴之间,一定有事瞒着自己。

自己问夏筱婷的话,她一定不会轻易告诉自己,还是问问粱晴。

“再走走?”宋均晟看着粱晴。

“好啊,好啊。”粱晴大喜,想要挽住宋均晟的胳膊,被他躲过去。

“散步要有散步的样子。”

粱晴紧紧跟在宋均晟旁边,跟的有些吃力,她可从来没有走这么快的路,而且她还穿高跟鞋呢。

“均晟,你等等我。”

叫了几次之后,宋均晟不耐烦了,停住,望着粱晴:“你跟我说实话,是跟粱叔吵架才来庄园住的吗?”

“是啊,怎么了?”粱晴没想到宋均陈提到这个问题,心里有些打鼓,他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你跟我说实话,照片的事是怎么回事?”

见宋均晟的眼神,粱晴突然明白了,宋均晟知道一切了。

“照片的事,我只是想......”粱晴突然想不出来该怎么跟宋均晟解释了,她也答应夏筱婷保守这个秘密。

“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告诉你,筱婷跟林肖那么好,你叫她做贴身保镖不太合适。”

情急之下,粱晴突然想到一个理由。

“夏筱婷都没意见,你操哪门子心。”没想到,宋均晟根本不领情,冷冷的望着她,听到粱晴提夏筱婷跟林肖,莫名心烦。

“我是你未婚妻,你整日带着她,我心里是什么感觉,你知道吗?”粱晴委屈的差点掉下眼泪来。

尤其,夏筱婷已经喜欢上宋均晟了。

她对夏筱婷的话,有七分相信,还有三分不信。

她信夏筱婷是因为宋均晟对她的好,他的多金,他的帅气才喜欢上她的,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女孩,遇到宋均晟这样好说话的老板,心不乱才怪呢。

可是,喜欢一个人,说放下就能放下吗?

再说,他们整日形影不离,她怎么放下?

这也是粱晴立刻住进庄园的意思,监视夏筱婷,看她说的跟做的是不是一致的。

宋均晟盯着粱晴,一字一句:“粱晴,我不喜欢一个大喊大叫的女人出现在我家里,我也不喜欢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出现在我面前,我更不喜欢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做我的妻子,而且,你应该明白,给你这个未婚妻名号的,不是我,你若是不喜欢,我随时可以对媒体澄清你的身份。”

说完,他转身朝客厅走去。

粱晴站在宋均晟身后,被他的话吓倒,却不甘心,脱下脚上的鞋子朝他扔去,她的力气,怎么可能砸得到宋均晟,宋均晟身子顿了顿,脚步没停,走进去。

粱晴恨恨的在草地上站着。

静静的夜空下,只有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站着,宋均晟为什么不能对她跟对夏筱婷那样和颜悦色呢?

她不明白,也不甘心。

以前,夏筱婷没出现的时候,他虽然对自己冷淡,却不至于这样无情。

看来,还是要想办法赶走夏筱婷,不过这一次,一定要做的相当隐蔽。

正在楼上的夏筱婷还不知道,自己无形中又得罪粱晴一次。

自从粱晴搬到庄园住了,晚上下班,不到天黑,宋均晟不回家。

粱晴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他说自己在加班。

夏筱婷很想帮粱晴说说话,可是宋均晟这几天,对她居然也是爱理不理,惹得她根本没机会开口。

下班,走出宋氏大厦,天色渐黑。

汽车驶出一段路,夏筱婷发现有人跟踪,可是她又不确定是跟踪他们,因为这个跟踪者实在是跟踪的不高明,居然骑了一辆机车。

“怎么了?”宋均晟见她左顾右盼,忍不住开口问。

“好像有人跟踪,又有些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宋均晟抬眼望着后视镜问。

他怎么没发现有人跟踪?

“是个骑机车的人。”夏筱婷说完,沉吟着:“我们还是照常回庄园,我看看他有没有跟上来再说。”

骑机车跟踪汽车,对稍有点常识的人来说,是白痴行为,能起什么作用?

也许是巧合,他们朝庄园走去,看那个人还跟在后面就明白了。

夏筱婷宁愿自己是想多了。

汽车拐上山路,夏筱婷转头望去。

机车居然一路跟了过来,看样子自己的警觉性还是挺高的,这个人就是在跟踪宋均晟。

自从出事之后,宋均晟就自己开车,他觉得自己跟夏筱婷的身手,要打还是要跑都没问题,带个司机,反而累赘。

“还有人骑机车跟踪,真是服了这个人。”夏筱婷忍不住开口说道。

“也许他在扮酷。”

夏筱婷望了宋均晟一眼,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汽车停下来,夏筱婷打开车门下车,就听到一声激动的叫声:“均晟,你可回来了,我亲自给你做了饭菜,快点进来尝尝。”

是粱晴的声音。

真是一个痴情女,居然一直这样傻站在门口等宋均晟。

夏筱婷暗中摇摇头,她现在是竭力忍住对宋均晟的感情,自从粱晴在这里住,她都没有正面跟宋均晟的眼神接触过。

自己答应的事情,就一直要做到。

“宋哥,你跟粱小姐先进去,我等一会。”

宋均晟看了夏筱婷一眼,见她面色凝重,知道她是想查那个跟踪者,只好跟粱晴走进去。

粱晴觉得夏筱婷这一次最知趣,偏偏还得意的问:“夏小姐怎么不进来?”

“路上有人跟踪我们的汽车,她去查了。”

粱晴嘴巴张的很大:“居然,有人跟踪到庄园来了?”

她第一想法,庄园是不是也不安全了。

宋均晟见她有些害怕,故意加上一句:“我劝你还是不要在这里住了,万一真的出事,到时候后悔可来不及了。”

粱晴动摇了,她为了监视夏筱婷跟宋均晟晚上做什么,而执意到庄园来住,可是万一出事,自己想离开也晚了。

不管夏筱婷怎么折腾,自己还是宋均晟的未婚妻,她抢不去。

夏筱婷回来了,不过抱着手臂,手臂上有擦伤。

“没抓住,让他跑了。”夏筱婷有些懊恼。

没想到那个人见被她发现,居然猛加油门,摩托车冲着她直奔而来。

她一闪,摩托车擦着她的胳膊飞奔而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夏筱婷眼花了,她好像看到对方头盔耳边露出一丝碎发,难道对方是女人?

“这么不小心,抓不到就不要抓了,自己安全最重要。”宋均晟急急走过来,扬声叫邱姨赶紧把医药箱拿过来。

邱姨没等宋均晟说,已经去拿了医药箱回来。

粱晴在一边望着宋均晟跟邱姨着急的围着夏筱婷转,恨的牙痒痒,不过也暗自心惊。

连夏筱婷都负伤了,可见宋均晟并没有吓唬她,他身边现在是真的有危险,自己到底要不要继续留在这里。

粱晴站在一边犹豫不决。

邱姨已经帮夏筱婷包扎好了,嘱咐她不要碰水。

“邱姨,去准备点花生猪蹄汤。”宋均晟对邱姨吩咐道。

“是,少爷。”

“宋哥,不用这么麻烦了,邱姨,只是一点皮外伤,不用忙。”夏筱婷眼见粱晴站在一边,急忙拉住邱姨。

“不麻烦的,厨房里有花生跟猪蹄,你流血了,还是补补。”邱姨心疼的望着夏筱婷,夏筱婷在这里住这么久了,每日兴高采烈吃她做的菜,她都觉得自己已经把夏筱婷当做自己孩子一样来看待。

夏筱婷无奈,只好让她去准备。

粱晴在一边阴阳怪气:“筱婷,你人缘真好,受伤了看把邱姨给紧张的。”

夏筱婷讪讪一笑,没接话。

宋均晟看了粱晴一眼,再对夏筱婷说:“赶紧上楼歇着,等饭好了,叫邱姨上去叫你。”

夏筱婷求之不得,对粱晴笑笑,赶紧跑上楼。

“我也上楼去换衣服了。”宋均晟淡淡说了一句,朝楼上走去。

客厅里,又剩下粱晴一个人。

她恨恨跺着脚。

夏筱婷回到卧室,想着会是说在跟踪他们。

检察院的人,小孟?不像。

要是检察院的人,看到自己一定会做手势,他却没有,冲着自己冲过来,也不像是要对自己下毒手。

夏筱婷也感觉到,机车主挺紧张。

以宋均晟的能力,不会到现在对幕后指挥对他不利的人查不出来,难道说,宋均晟是故意不查的?

夏筱婷猛然坐起来,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可是宋均晟为什么不赶紧把幕后黑手揪出来?是忌惮谁?还是有不已的苦衷?

她坐不住了,下床来到宋均晟书房门口,敲门。

半响,门被打开,露出宋均晟的脸:“小夏,是你?”

他以为是粱晴吧,难道他就这么不待见粱晴。

“坐下说吧。”

宋均晟指着沙发说。

夏筱婷却站着,盯着宋均晟问:“宋哥,你是不是不想查幕后黑手?”

“为什么这样问?”宋均晟挑起眉头望着夏筱婷。

“我总觉得你没有用心去查,以你的能力,想查什么事情不是轻而易举,怎么到现在居然还查不出来。”夏筱婷睁着一双美目,一眨不眨的盯着宋均晟。

宋均晟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看来夏筱婷小脑瓜还是很聪明,智商很高,自己这一点居然被她看出来了。

“是,我是没想那么快查出来幕后指使人,现在查出来,对我来说,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冒着被人追杀的危险,一定还要收购天宇,我就是要让大家看看,我收购天宇的决心有多大,也想让大家看看,我并没有做对不起天宇任何事,我收购天宇,问心无愧。

真是一只老狐狸。

夏筱婷在心里暗暗的说,嘴上却没敢说出来。

害的她还这么尽心尽力,手臂还划伤了。

她想了一下,抬起头:“今晚的机车跟踪,你不会其实不希望我抓住机主吧?”

“这倒没有,抓住带来给粱晴看看,让粱晴知道,住在这里并不安全。”宋均晟的话让夏筱婷忍不住朝他翻个白眼。

堂堂一个大总裁,居然也有这样的小心思。

“宋哥,你不喜欢粱小姐,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夏筱婷没忍住,还是问出来,她自己身上的事看不清,可是对别人的事,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

夏筱婷很郁闷,那天,她那么直截了当的问宋均晟,却没得到他的回答。

原因是邱姨恰恰来敲门,叫他们下楼吃饭。

听邱姨说做了紫薯山药泥,夏筱婷立刻把自己的问话忘到脑后,跟着邱姨下楼了。

因此,她没看到,宋均晟黑着一张脸的样子……

问了这么敏感的一个话题,正在琢磨该怎么回答,结果,她跑了。

所以自己的魅力,居然抵不过一盘菜!!……

比夏筱婷更加郁闷的是粱晴,除了晚上吃饭那个时间段,她看不到宋均晟,这算是什么未婚夫妇?

她算是看透了,对宋均晟下工夫,不如对宋家父母下工夫。

粱晴搬走了。

她不愿意拿自己小命开玩笑,更是想到一个完美的对策。

宋均晟明显比夏筱婷还高兴。

这让夏筱婷忍不住腹诽,这样的关系,以后如何结婚?

宋氏大厦顶楼。

宋均晟的心情超级好。

不止是粱晴不在别墅住这件事让他高兴,收购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如果不出意外,这个周末完全可以拿到天宇的控股权。

桌上内线电话响了。

“宋总,有个记者要见你。”

记者?他没约过啊。

“是位姓刘的记者,说以前见过你。”

《都市财经》的刘亮?

“叫他上来。”

过一会,透过玻璃门,宋均晟看到一个高挑身材的女子被夏筱婷拦在门外。

刘亮,不是个年轻小伙吗?

怎么来的是一个女人?

他拿起电话:“小夏,你们进来。”

夏筱婷推门,那个女子跟着她走进办公室。

“宋总你好,我是市《都市财经》的记者,我叫刘敏,我想针对收购天宇公司,再追问宋总几个问题,可以吗?”

宋均晟点点头:“是这样啊,可以,你请坐。”

他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请刘敏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夏筱婷静静站在宋均晟旁边。

“这位是?”刘敏高鼻大眼,虽然不是美女,长得却很有个性。

“我的保镖,小夏。”宋均晟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