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863章

作品:豪门盛宠:BOSS大人好腹黑|作者:拖大鞋|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20-04-08 00:06:16|字数:4221字

“哦?”刘敏眼中带着一丝诧异和羡慕,“这么年轻的保镖,太厉害了。”

夏筱婷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刘敏。

她的手里捧着一份文件,坐下来,也没有放下。

“你想知道什么,问吧,你没有预约临时过来,我只能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宋均晟抬腕,望着手表上的时间说。

若不是因为上一次,《都市财经》报道的很好,他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见面。

“好的。”刘敏没有因为宋均晟的话生气,微微一笑,望着他:“我想知道,对天宇的法人代表跳楼这件事,宋总怎么看?”

天宇的法人跳楼,报纸上只是一带而过,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不过这个新闻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吧,这个刘敏怎么想起来再次提起?

宋均晟蹙蹙眉,望着刘敏。

突然,夏筱婷一言不发,上前一把抓住刘敏的手腕,只听当啷一声,一把匕首掉到地上。

夏筱婷把刘敏的手臂扭在背后,声音清冷:“是谁派你来的?”

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记者,是要趁机刺杀宋均晟的人。

宋均晟目光中更是带着一份疑问,望着被夏筱婷制服的刘敏,却没有制止夏筱婷的行为。

刘敏见事情败露,表情一变,恶狠狠的说:“是我自己要来杀宋均晟的,可惜被你识破了。”

她的一双杏眸狠狠盯着宋均晟。

宋均晟坐着没动,摩挲着下巴,望着刘敏:“为什么?”

记忆中,自己没得罪过她?

甚至都不认识她。

可是看她对自己的态度,好像要喝自己的血,吃自己的肉一样。

恨之入骨的感觉。

“因为你,我姐姐现在过的好苦,孩子没钱上学,病了没钱去医院,只能在家里躺着!”

宋均晟见她的双臂被夏筱婷扭在身后,一副痛苦却又咬牙坚强的样子,对夏筱婷摆摆手:“松开她。”

夏筱婷松开手,却依然站在刘敏旁边。

她刚才一出手,就知道刘敏不会武功。

刘敏得到自由,揉着手臂,瞪了夏筱婷一眼,有些沮丧。

这个女人居然如此厉害,一眼就识破了她,这下可要连累刘亮师兄了。

想到这里,刘敏的心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人就是这样,冲动之后,就会想到很多很多,越想越觉得后怕。

宋均晟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望着刘敏。

终于,还是刘敏先开口:“你说吧,要怎么处置我?”

宋均晟笑了,他要的就是她的沉不住气。

“真实情况跟我说一遍,我可以考虑放了你。”

“放了我,你不抓我?”刘敏却不相信的望着宋均晟。

“怎么,你舍不得离开?”

宋均晟嘴角翘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夏筱婷也看出来了,这是一个稚嫩的杀手,可以说,是一个毫无经验的杀手,谁会蠢到没脑子派这样的人来。

“小夏,去拿个本子来做笔录。”正想着,宋均晟叫她了。

“是,宋哥。”

夏筱婷从外面座位上拿了本子跟笔进来,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

刘敏倔强着问:“你想知道什么?”

“谁派你来的?”

“我自己,没有谁派我。”

宋均晟看着刘敏,点点头:“我相信。下一个问题,你姐姐是谁?她过的苦跟我有什么关系?”

刘敏激动起来:“怎么没有关系,要不是你强行融资收购天宇公司,我姐夫怎么会自杀,我姐姐那么爱我姐夫,要不是为了孩子,就跟着我姐夫去了,家里的顶梁柱没了,我姐连温饱都没有办法保证。”

她咬牙切齿的说着。

宋均晟总算搞明白了,她是天宇法人代表的小姨子,这次来刺杀自己,是以为他逼死了她的姐夫,让她姐姐生活一落千丈,来找自己报仇。

可是,那人自己要自杀,跟他有什么关系。

就在宋均晟觉得有必要要给小姑娘上上课的时候,夏筱婷开口了:“能抛妻弃子的自杀,说明他心里有鬼,你应该去找你姐夫的原因。”

“我姐夫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只是有些胆小怕事。融资,收购,都是他做的,跟我姐夫有什么关系?!”

刘敏又仇恨的盯着宋均晟。

从少年时候起到现在叱咤风云,被女人看不下无数次,可是被一个女人这样仇恨的盯着,对宋均晟来说,还是第一次。

“你想杀了我,给你姐夫报仇?”宋均晟充满戏谑的语气,让刘敏又增加几分对他的恨意。

“是!”

倒是一个有胆识的女人。

只可惜没脑子。

宋均晟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内线电话:“过来一下。”

不一会,秘书长敲门进来,见到屋里的情景,愣住了。

“小夏,带着这位刘敏小姐,跟秘书长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给她讲讲天宇,讲讲她姐夫刘利斌的事。”

宋均晟淡淡的吩咐。

夏筱婷领命,押着刘敏,跟着秘书长到旁边的会客室。

这是一间小小的会客室,藤木长椅,看的出来,主人品位很高。

夏筱婷对刘敏做了一个手势:“刘小姐,坐下吧。”

刘敏知道,自己做任何反抗都是徒劳,她打不过这位女保镖,再加上宋均晟的话语里,充满嘲讽,让她有些疑问,她倒是要坐下来好好听听,他们能说姐夫什么?

秘书长拿着一叠文件坐在刘敏对面。

听完秘书长的一番话,刘敏激动的大叫:“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的姐夫,怎么会包、养别的女人,怎么会被那女人逼迫才自杀的?

报纸上明明说他是因为天宇公司才自杀,一定是宋均晟搞错了,或者是他推卸责任陷害姐夫。

“刘小姐,别激动,至于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不是跟《都市财经》的刘亮熟悉吗?你可以去问问他,这些是真的还是假的?”

秘书长的话一下子把刘敏打入冰冷的地窖,他们已经知道自己跟刘亮的关系了,会不会对他不利,他刚到报社,工作能力很强,听说要做主编,可不能被自己害了。

她叫自己问刘亮是什么意思,难道刘亮知道内幕?

记得姐夫刚死过不久,她是流露出怪宋均晟的话,刘亮却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刘利斌选择自杀,也有他的原因,劝她还是不要怪任何人。

那个时候,他就是话里有话吧,只是自己没听出来。

难道真的跟他们说的,姐夫的死只是自己咎由自取,跟天宇,跟宋均晟没有一点关系?

秘书长对夏筱婷点点头,起身离开。

屋里陷入一片宁静之中。

刘敏在苦苦思索。

夏筱婷充满同情的望着她,人就是这样,生活在自以为是里,一旦知道真相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一定会接受不了。

早知道这样,就不要苦苦追求结果了。

刘敏所遭受的这个打击,只有她自己能够劝慰自己,醒悟过来。

“刘小姐,走吧。”

半个小时过去,夏筱婷开口说。

“你们真的就这样放我走了?”刘敏不敢置信。

夏筱婷点点头:“宋总的话,一言九鼎。”

办公室里的宋均晟,看着面前的视频画面,等到夏筱婷这句话,嘴角划开一道优美的弧度,没看出来,自己在夏筱婷心里印象还是挺好。

一言九鼎,他确实也是这样的人。

从很久很久以前,自己知道她,到现在,自己心里依然没有放开她,他说过的话,是真的要兑现。

当然,他对夏筱婷,不仅仅是兑现诺言,是爱,最主要,他爱夏筱婷,只是夏筱婷不知道罢了。

刘敏站起来,身子摇晃着朝外走去,刚才进来时的朝气蓬勃荡然无存。

夏筱婷虽然于心不忍,可是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她理解宋均晟,若是不这样做,刘敏还会对他纠缠不清,虽然不至于对他造成伤害,可是也造成一定的困惑。

送走刘敏,夏筱婷又被宋均晟叫进办公室。

“小夏,反应不错,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劳。”

夏筱婷笑笑:“宋哥,这是我应该做的。”

虽然不能喜欢他,可是能为他做事,她心里还是很高兴。

“还挺谦虚,对了今晚我让邱姨做大餐奖励你。”

“(*@ο@*)哇~”

“……”

......

回到庄园,夏筱婷终于知道宋均晟口中的大餐是什么。

牛排,鹅肝,澳洲大虾……

邱姨居然还会做西餐。

香喷喷的牛排端上桌,夏筱婷的口水就流下来了。

“邱姨,认识你真是我的福气。”

从楼上换衣服下来的宋均晟,正好听到这句话,扬声问:“小夏,我怎么没听到你夸过我的呢。”

“为什么要夸你?”夏筱婷奇怪的望着宋均晟。

宋均晟抽抽嘴角,有了他,她才能吃到这么丰盛的晚餐啊好不好!

夏筱婷笑了:“逗你玩的,宋哥,谢谢你,给我一份高薪水的工作,还让我这么有口福吃到邱姨做的这么多的好吃的。”

“那不如我们喝一杯?”

宋均晟看着眼睛亮亮的夏筱婷,提议。

“好啊,喝一杯。”

邱姨已经把高脚杯跟红酒拿到餐桌上了。

邱姨打开红酒,给他们斟酒后,说自己有些累,去房间休息,其实邱姨可是希望自己不在旁边,他们能尽情的喝酒,说笑。

少爷最好能对夏小姐表白,邱姨跟了宋均晟那么久,他的心思是看的一清二楚,却对他的毫无进展表示很捉急。

“来,小夏,我敬你一杯。”宋均晟举起酒杯。

“还是我敬宋哥。”怎么能让老板给自己敬酒呢,夏筱婷慌忙站起来。

“站着喝酒不为算,你没听说过?”宋均晟望着夏筱婷。

夏筱婷又慌忙坐下来,抿下一大口酒。

夏筱婷没怎么正经吃过西餐,学着宋均晟的样子,用刀切下一小块牛排,再用叉子放在嘴里,好别扭的感觉。

“我还是觉得吃中餐舒服。”

“这是在家里,不要过分礼仪,怎么方便你怎么来。”宋均晟看着她说。

“这可是你说的。”夏筱婷立刻扔了刀叉,将魔爪伸向目标是澳洲大龙虾。

吃着吃着,夏筱婷突然想起白天的事,叹了一口气:“宋哥,我想去看看刘敏的姐姐,不是说孩子病了也没去医院吗?”

“原来你还是一个行侠仗义的女侠,好,我安排一下,去她家看看。”

见宋均晟答应下来,夏筱婷吃的越发欢畅起来。

宋均晟果然没忘记夏筱婷说的事,早上一上班,就安排司机送他们去刘敏姐姐家里。

按照秘书长提供的地址,汽车停在一个半旧的小区门口。

“怎么会住这里?”夏筱婷还以为他们会住在别墅区。

“听说原来的房子有月供,刘利斌死后,房子被卖了。”宋均晟淡淡的说。

其中的细节,他没有说。

等一会,夏筱婷自己就会明白了。

他们上楼,敲开门,开门的居然是刘敏,她看到宋均晟跟夏筱婷,脸上掠过一丝惊慌:“你们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姐姐。”宋均晟语气平淡。

刘敏正踌躇着,屋里走出来一个同样高挑的女子:“小敏,是谁?”

“姐,是......”刘敏支支吾吾。

“我们是刘敏朋友,听说孩子病了,过来看看。”夏筱婷抢着说。

“是小敏的朋友呀,小敏,还不快点招呼他们进来。”刘婕嗔怪的望着刘敏,又招呼夏筱婷宋均晟。

刘敏感激的望一眼夏筱婷,低声说:“进来坐吧。”

他们这样说,应该不是来抓自己的。

走近客厅,有种淡淡的潮湿味道,老式房子,一般都是这样,通风不好。

“你们坐,我去泡茶。”刘婕看着宋均晟,目光中有些困惑,却热情的说。

夏筱婷仔细打量着她,长得一般化,还没有刘敏漂亮,她可是看到过刘利斌女朋友的照片,年轻,妩媚。

刘婕脸上是一层憔悴的神色,眼圈发黑,一看就是长期没睡好觉。

也是,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能睡着才怪呢。

刘婕去厨房了。

刘敏小声说:“你们真的是来看望我姐的?”

夏筱婷望着她,那天的勇气去哪里了,现在的刘敏,有种小心翼翼的感觉。

”是啊,不然你认为呢。”

刘敏点点头:“好吧,我相信你们。”

来看刘婕是夏筱婷的主意,所以宋均晟一直没说话,一切都让夏筱婷代言。

不过一扫眼,他就看出来,刘婕的日子过得不好。

有那样极品的婆家人,她的日子能过好,才奇怪。

他现在倒是有些理解刘敏了。

要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心生怨恨,去刺杀自己。

“这房子,是租的?”宋均晟终于开口了。

刘敏点点头,外甥女生病,房租又快到期,自己的学费,姐姐叫她不要着急,说她会想办法,可是她能想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