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864章

作品:豪门盛宠:BOSS大人好腹黑|作者:拖大鞋|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20-04-09 00:05:53|字数:4216字

刘利斌本是山村走出来的一大学生,刘婕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从山沟沟出来的孩子,两个人在大学里相爱,一起来到这座城市打拼。

结婚生子,买了房子,虽然要还月供,可是日子虽苦犹甜。

结婚不到一年,刘婕生下女儿,就一直没有上班,请保姆比自己在家带花销还大,还不放心,她本来以为生了孩子,刘利斌的爸妈会来帮他们带孩子,谁知道他们听说刘婕生了个女儿,根本懒得搭理。

刘利斌死后,房子就被他家人霸占去了,听说要卖,姐姐带着孩子被赶了出来,不租房子,还能去哪里住?

刘婕端着两杯茶走出来,眼中虽然有愁,却还是勉强冲着夏筱婷笑笑:“只有这个,不好意思。”

她说的是茶叶,她看的出来,面前这两个人衣着讲究,气宇不凡,喝茶应该是很讲究。

“没关系,这就挺好的。”夏筱婷冲她微微一笑。

刘婕见宋均晟冷着脸一直没说话,以为自己在这里他说话不方便,讪讪着说:“我去看看孩子。”

“孩子怎么样了?”夏筱婷站起来。

“刚给吃了退烧药。”刘婕低声说。

“我过去看看。”夏筱婷跟着刘婕朝屋里走去。

卧室里,大床上,一个不过四岁的孩子闭着眼睛躺着,额头上的头发湿漉漉的贴着头皮,眉头紧皱,一副极为不舒服的样子。

刘婕伸手在额头上一摸,惊叫道:“怎么又起烧了。”

夏筱婷也急忙探身:“怎么回事?”

“高烧不退,已经好几天,反反复复的。”刘婕一副快哭了的表情。

“那还不快点送医院,你想把孩子烧成傻子吗?”小时候,夏筱婷高热惊厥,差一点烧成傻子,这件事夏母每每想起来,都是一身冷汗。

夏筱婷索性弯下腰,抱起孩子。

“你这是?”刘婕大惊,却又看出来夏筱婷没有恶意。

“送孩子去医院。”夏筱婷抱着孩子走出卧室,对宋均晟说:“宋哥,孩子高烧不止,我要送她去医院。”

宋均晟站起来点点头:“那还傻站着,下楼,汽车就在楼下。”

刘婕焦急的拉住刘敏的胳膊:“小敏,我们没有......”

话没说完被刘敏打断:“姐,你把慧慧的衣服收拾一下,我们先去医院,安置好我给你电话。”

有宋均晟在,还要担心医药费的问题吗?

医院里,夏筱婷被医生训斥一顿:“孩子都烧成这个样子怎么才送来?”

刘敏急急上前欲解释,夏筱婷却点头说:“是,是,医生说的对,你赶紧救孩子吧。”

把孩子交给护士手里,夏筱婷才松了一口气。

“夏小姐,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了。”刘敏望着夏筱婷,略带歉意。

“没事,我小时候也高烧过,我妈说差点被医生训哭了,医生训你,那是对孩子负责。”夏筱婷笑眯眯的说,一点也没介意自己被医生呵斥了。

在院长陪伴下走过来的宋均晟,听到夏筱婷的话,微微一笑,这么大度这么懂事,不愧是他喜欢的女人。

有宋均晟在,孩子很快被安排在高级病房,还有特护看护。

女孩叫刘萌萌,睁开眼睛,带着一丝疑惑:“妈妈,这是哪里呀?”

坐在床边的刘婕充满内疚的说:“这是医院。”

“我不要到医院,妈妈你不是说我们家没钱了吗,到医院要花很多很多钱,爷爷奶奶又不给我们钱。”

听了刘萌萌的话,夏筱婷眼泪差点掉下来了,刘利斌死了,这娘俩的日子真的这么难过?

如果不难,刘敏也不会放着大好前途不顾,假扮记者到宋氏刺杀宋均晟。

“萌萌,没事,你小姨朋友帮了我们,你好好听医生的话,把病养好。”刘婕脸上显出一丝尴尬。

夏筱婷笑嘻嘻的探过头望着刘萌萌:“萌萌,我是夏筱婷,你可以叫我小夏姐姐。”

刘萌萌看看妈妈,又看看夏筱婷,小声说:“小夏姐姐,你是我小姨朋友吗?”

夏筱婷一听,慌忙摆手:“算了,还是叫我小夏阿姨得了,我可不能跟你一个辈分。”

她的话把在场的人都说笑了。

夏筱婷伸伸舌头,抬起头,目光接触到宋均晟的眼神,他浅笑着,嘴角微扬,眼波流转,把夏筱婷看呆了。

宋均晟是她见过的男人中,最好看的一个。

虽然夏筱婷强调自己不是以貌取人的人,可长得帅,确实让人赏心悦目。

敏锐的目光捕捉到夏筱婷脸上的一抹不自然,宋均晟心里一阵狂喜,这丫头果然不是对自己没有一点感觉哒!

旁边的刘敏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恍然大悟,宋均晟对他的女保镖,绝对不是一般职员的心思。

宋均晟可是一个有未婚妻的人,可是傻子也看出来,他喜欢的是夏筱婷。

把这个消息送给师兄,他不会再为自己冒用他的名号去宋氏行刺宋均晟再生气了吧。

其实刘敏误会刘亮了,他只所以生气,是因为担心刘敏,居然敢做这么冒险的事情,致自己前途于不顾。

从医院出来,上了汽车,夏筱婷才忍不住说:“真是一个奇葩妈妈,孩子病成这个样子,借钱也要给孩子看病啊。”

再看着宋均晟:“宋哥,萌萌的费用算我的,是我要求送她去医院。”

“哎哟你现在还挺有钱的哈。”

“不是,这事不是由我引起来的嘛。”夏筱婷红着脸说。

好久没上班在家做米虫,在宋氏上班后,才拿到预支工资,都被她存起来了,做贴身保镖,吃的喝的都不要自己掏钱,连衣服都准备一衣柜,根本用不着她花钱。

拿这五万块,还不够刘萌萌看病的吗?

宋均晟似笑非笑望着夏筱婷,接触到他的眼神,夏筱婷脸一红。

“这些不要你操心了,不过给你一个任务,你跟刘敏多接触接触,她那个师兄是《都市财经》的刘亮,上次采访我们的那个记者,可以让他再写个报道,宋氏对天宇员工家属的关心。”

夏筱婷上下打量着宋均晟,他不会因为这个才对刘婕一家人这么关心的吧?

“别看我,这件事跟我出钱给刘萌萌看病,是两回事。”

知道夏筱婷小心思在想着什么,宋均晟笑着解释道。

夏筱婷这才缓和表情。

其实心里还是暗暗佩服宋均晟,想的这么长远,只要报道一出来,对扭转宋氏在公众心中的印象起很大的作用。

又过一天,夏筱婷见宋均晟在公司忙碌,跟他请假去医院看望刘萌萌。

宋均晟让司机开车送夏筱婷去医院,到医院,刘婕看到夏筱婷,把她拉到一边:“夏小姐,宋先生是宋氏的总裁?”

夏筱婷点点头,诧异刘婕怎么知道这件事。

“那我不能要他的钱,我要给他写个欠条,要是被我婆婆家人知道,一定会骂我的。”刘婕一脸为难的说

夏筱婷不解的问:“宋总给孩子治病,跟你婆家人有什么关系?”

“我婆家人都认为是宋氏害死的我丈夫。”

“岂有此理,他们要是敢来,让我跟她们说,自己儿子不正干,给包、养的女人逼死,怎么能怪宋总呢?”

“夏小姐,你说什么?什么叫给包、养的女人逼死?”刘婕眼中饱含惊异,望着夏筱婷。

夏筱婷暗叫一声糟糕,原来刘婕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刘敏没有告诉她。

刘敏从远处走来,刘婕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小敏,你姐夫在外面养女人?”

刘敏看了夏筱婷一眼,夏筱婷挠挠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姐姐不知道这件事。”

刘敏脸上却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我一直在犹豫该怎么跟她说呢,你倒是帮我一个大忙了。”

刘婕一脸的难以置信,刘敏的意思,这件事是真的。

“姐,你没有对不起姐夫,相反是姐夫对不起,我们为什么让把房子让给他们家,他们家说你是扫把星,克死我姐夫,现在可好了,真相大白,是他们儿子对不起你。”

刘婕眼圈微红,她一直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尽管他们家人对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可是她一直坚信,丈夫对自己好就可以,谁知道,真相居然会是这样。

这对她来说,不下是晴天霹雳,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她丢了工作,做了五年的家庭主妇,可是到最后,却被婆家人骂为扫把星,赶出家门。

她到底坚持了什么?

“姐,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跟他们打官司,你跟萌萌是姐夫的法定继承人,他们为什么把房子要去。”刘敏看着刘婕说。

刘婕眼中划过一丝犹豫,那样跟婆家人就闹翻了,虽然他们不待见自己,可是他们毕竟是自己的婆婆,是萌萌的爷爷奶奶,自己要是真的跟他们闹翻了,萌萌长大以后会不会怪罪自己。

“姐,你还在犹豫什么,我们连房子都住不起了,萌萌生病也没钱到医院看病,这样的日子你还想继续过下去吗?”刘敏急急说道。

被刘敏说的,刘婕目光投向病房,眼中是深刻的伤悲。

夏筱婷在一边看得明白个大概了,开口说:“要是有需要帮助的地方,你们尽管开口,我相信宋哥会支持你们。”

有宋均晟做强大后盾,就算刘利斌的父母再难缠,相信也奈何不了刘婕母女。

刘敏大喜:“姐,你看,夏小姐都这样说了,你还担心什么,我们告,让萌萌有个家。”

刘婕被刘敏说的热血沸腾,终于点头:“好,告。”

刘敏跟夏筱婷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

只要刘婕下定决心,事情就好办了。

夏筱婷回到公司,把刘敏刘婕要起诉刘利斌家人的事情跟宋均晟说了一遍。

宋均晟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沉吟着:“其实这也是一件好事,对刘婕来说,是一次成长的机会。”

夏筱婷点点头,这种事情,是没有人能完全帮助她,必须要她自己走出来。

不学会坚强,以后孩子怎么办?

夏筱婷从小在夏母的呵护,跟夏爸的幽默中长大,从来没有见过跟刘利斌父母那样极品父母,她没想到,原来不是所有的老人都是慈眉善目的。

林肖是夏筱婷找来帮忙的,打官司这种事情,林肖最懂行。

宋均晟很想插言几句,又觉得犯不着在这种小事情上跟林肖计较,也就任夏筱婷去倒腾。

在夏筱婷的示意下,刘敏把师兄刘亮也找来了。

刘利斌的父母没想到,刘婕被他们赶出去半个月后,居然能到法院去告他们,一见面,差点把刘婕吃了。

刘母张口就骂,骂的话一句也没有重复,夏筱婷在一边替她数着,听得口干舌燥,她却是越骂越兴奋。

一直到法院干警走过来,厉声呵斥她,刘母才讪讪住嘴。

刘亮不住的按下快门,他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葩的老人。

刘父气哼哼走过去,要抢刘亮手里的相机。

“刘叔,那个可是公家的东西,很贵,摔坏了要赔偿好几万呢。”刘敏在一边扬声说。

刘父闻言,停住脚步,指着刘亮:“小兔崽子,再拍我就给你摔了。”

开庭之后,听到林肖这边出示证据,说明刘利斌家的房子继承人的顺序应该是刘婕,刘萌萌,其次才是刘利斌的父母,刘母刘父腾地一声站起来,疯狂的咒骂着,连林肖也被带着骂进去,说他是刘婕的姘头,说刘婕一开始不争房子,找了姘头后有本事了才争房子。

刘婕口拙,满面通红,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刘母跳起来指着刘婕骂道:“做亲子鉴定,看刘萌萌长得那个样子,没一点随我儿子,说不定是你跟谁生的野种。”

“妈......你不要血口喷人。”刘婕急了,却只能憋出来这句话。

“肃静,肃静。”

法官见法庭上乱成一团,示意干警们上前。

被警察紧紧按住的刘母刘父依然不甘心,死死盯着刘婕,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看的刘婕心惊胆颤,甚至开始后悔答应刘敏告他们了。

法官没有办法,宣布休庭。

走出法庭的刘父刘母见没人管,肆无忌惮的开始骂开了。

夏筱婷开始的时候,总以为这是刘婕的家事,有刘婕跟刘敏,自己不应该添言,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这样欺人太甚。

正好大家都已经出来了,刘父也加入谩骂中,已经有不少记者围了上来。

夏筱婷只听得热血沸腾,大喝一声:“住口。”

周围的人纷纷给夏筱婷让路,她一直走到刘父面前,他嘴里还不干不净,她抓住他的手腕,稍微一拧,刘父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