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728章 五华诸夏

作品:桀宋|作者:迷惘的小羊羔|分类:历史军事|更新:2019-06-30 21:35:28|字数:3478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桀宋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八月六日,宋帝国的二世皇帝子恒驾崩,举国缟素,停止兵戈,停止农桑,并且斋戒三日,以此悼念这位给宋帝国做出了卓越贡献的皇帝。

虽说子恒只是在位三年,但是他做了几十年的太子,做太子期间,协助宋始皇处理许多政务,贤明孝友之名天下皆知,臣民们都很拥戴他,对他十分信服。

可是,让世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子恒驾崩,继位的竟然不是他的儿子,而是远在楚国为国君的子楚!

公元前280年,在奔丧过后,子楚随即举行登基大典,加冕称帝,为宋三世皇帝。

由于子偃健在,故而没有人胆敢反对子楚的继位,一切尽在子偃的掌控中。

子楚在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二世皇帝子恒葬在景陵,由于子恒驾崩得很匆促,没有修建什么像样的陵墓,故而一切从简,不过后续,子楚还会差遣几万人的劳役修建景陵的。

子楚又将子恒的三个儿子,分封到自己原来统治的楚国(就是夷洲、现称台湾),一个为楚王,封国在夷洲,一个为成王,封国在吕宋岛,一个为顺王,封国在澳大利亚的西部地区。

子楚对子恒的三个儿子极好,视同己出,不仅三个人都封王,还给了寸功未立的他们偌大的国土,赐予百工,军队各万人,黎庶各五万人!

封了一个国还分配土生土长的宋人,这在宋帝国以前是没有先例的!

子楚一下子获得了原本子恒的拥戴者的忠心。

子恒驾崩的第二年,子偃的宠妃,当今三世皇帝的生母贞姬便撒手人寰了。子偃大悲,第一次染上了重病。

公元前273年,就在宋帝国的军队扫灭了色雷斯王国、马其顿王国和南方的希腊各个城邦,远征地中海其余的罗马、迦太基等城邦和国家,屡战屡胜的时候,东宫皇太后干婉的病情加重,危在旦夕了。

在干婉的弥留之际,子偃匆匆赶过来看望她。

“婉儿。”子偃紧紧的攥着干婉的手,看着她瘦削而又惨白的脸庞,不由得老泪纵横,一颗又一颗混浊的泪水,都滴落到了干婉的手背上。

“你来了。”

“是,我来了。”这一回,子偃终于没有再自称为“朕”。

“夫君,我很庆幸,能在最好的年华嫁给你。但是现在又很遗憾,因为我会先你一步而去,让你看见我年老色衰的样子,真是……真是过意不去。”

“你说的什么傻话。”

子偃将颤抖的手按在了干婉的脸颊上,轻轻的道:“婉儿,在我的心目中,你是最美的。你知道吗,婉儿,我多么希望,再带着你去看一看帝国的大好河山,陪着你去走走,去游山玩水。”

干婉很是艰难地摇摇头道:“能有你的陪伴,婉儿已经心满意足了。夫君,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咱们洞房的时候,我给你哼唱的诗歌吗?”

“嗯,记得。”

“那你给我哼唱一遍好不好?”

“好,好。”

子偃一边流着泪,一边翕动着嘴角,唱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咳咳咳!……”干婉原本一脸恬静地听着子偃在哼唱《蒹葭》的,很是享受,可是在听完之后,终于不堪重负,剧烈的咳嗽起来。

“婉儿!婉儿!……”

“夫君,我多么再陪你走得远一些。可是……可是我知道,那已经是一种奢望了,若有来世,我还做你的妻子,好吗?”

“好,好。”

“拉勾。”

子偃又是不由自主地潸然泪下,那一年,干婉嫁给他的那一年不过14岁,豆蔻年华。他们一见钟情,子偃看上了干婉的美貌,后者也对子偃芳心暗许,终于成亲了。

在洞房花烛夜,当时子偃承诺会照顾好干婉一辈子的,他的确是做到了!

做了整整64年的夫妻,相濡以沫,白头偕老,这样的事情又有谁能做到?

“嗯。”

子偃随后伸出了手指,如孩童一般与干婉拉勾。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婉儿!婉儿!……”

最终,干婉还是过世了。

子偃悲痛欲绝,抱着干婉已经渐渐失去了生气,变得冰凉的尸体在那里嚎啕大哭。子偃随即抱起了干婉的尸体,往外面走去,这个时候,寝殿外面,已经哗啦啦地跪了一地的人,这些人都是子偃的儿子、孙子、重孙、玄孙,四世同堂,子偃已经做到了。

皇帝子楚首当其冲,跪着道:“父皇……”

子偃没有回应他,而是抱着干婉的尸体,双目呆滞,恍若行尸走肉一般,继续往前走。

子楚不禁出声道:“父皇!母后她……她已经死了。”

“混账!”

子偃忽而暴怒,厉声道:“婉儿她分明是睡着了!哪里是死了?!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父皇!”子楚哭着道,“你醒醒吧!母后她真的是过世了!请你保重龙体,万勿过度悲伤!”

子偃的眼神渐渐地清醒了一些,又忍不住往怀里已经死去的干婉看了看,最终两眼一抹黑,栽倒了下去。

……

子楚在继位后,继续始皇帝、二世皇帝的未完成的事业,派船队东渡,直达美洲大陆,与殷商王朝的遗民印第安人建立联系,并为了证明地球是圆的,组织船队进行环球游行。

同时,宋帝国的远征军继续西进、南下和北上,占据地广人稀的北冰洋,攻略非洲,掠夺了大量的黑人奴隶,这些黑人奴隶将作为劳役,修建直道、城池和水利工程等。

宋帝国的远征军跨过多瑙河,又在赵奢、廉颇、李牧、蒙武、蒙骜、王翦等人的率领下,翻越了阿尔卑斯山脉,挺进西欧,统治了高卢人、日耳曼人等数百个蛮族!

宋帝国的疆域无尽延伸,海路、陆路并进之下,真正意义上做到了“凡江河所至,日月所照,皆为宋土”的事实!

这一年的宋始皇子偃,已经整整八十岁,在他的寿辰之际,又一次召集天下诸侯,齐聚朝歌。

看着陛台下面的一张张或者熟悉,或者陌生的脸孔,子偃无悲无喜。

白起、赵奢、廉颇、蔺相如、庞煖、子启、子契、子然、李牧、田文、魏无忌……这些名臣名将都跪在了子偃的脚下,俯首称臣。

“帝国建立已有二十五年,历经三代皇帝,国力之鼎盛,疆域之辽阔,旷古烁今!尔等皆是有功之臣,帝国的开疆拓土,蒸蒸日上,离不开你们做出的卓越的贡献!是故,值此朕八十寿诞之际,朕欲封诸侯八百!镇我华夏之国运!”

子偃肃容道:“朕将建立五华诸夏的宗藩体系,以统治帝国的辽阔疆域!何为五华诸夏?五华,即中华、东华、西华、南华和北华,诸夏,即各国诸侯!中华为中央帝国!白起!”

“臣在!”已经是垂暮之年的白起麻溜地站了出来。

“你灭国无数,战功卓著,无人出其左!朕封你为秦王,居于秦国,号西华王,统领欧罗巴洲以及非洲东北部的二百诸侯!”

“拜谢太上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子偃又道:“子启!”

“臣在!”

“你戎马一生,战功赫赫,为我帝国之军神!朕封你为陈王,居于陈国,号南华王,统领非洲南部以及中南半岛、南亚次大陆的二百诸侯!”

“拜谢太上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子昂!”

“臣在!”

“你为帝国征战天下,劳苦功高,为帝国的大一统和开疆拓土的事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朕封你为楚王,居于楚国,号东华王,统领美洲大陆以及环太平洋各岛屿的二百诸侯!”

“拜谢太上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子契!”

“臣在!”

“你戎马一生,杀敌无数,为帝国立下了许多汗马功劳!朕封你为赵王,居于赵国,号北华王,统领北方以及中东地区的二百诸侯!”

“拜谢太上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亲口册封四大诸侯王之后,子偃又挥了挥手,让内侍宣读册封其余七百多个诸侯的诏书。

此番,子偃分封天下诸侯八百个,按照每个诸侯国的疆土、人口、富庶等条件做出的分封,四大诸侯王的疆域最为辽阔,比一般的诸侯国大五倍,人口和兵力也会多上七八倍。

而诸侯国们,不会直接对帝国负责。

皇帝居于中央,统御四大诸侯王,四大诸侯王则是分别统御二百诸侯,然后对皇帝负责。诸侯国对帝国有着保卫的责任,一旦有皇帝的诏书,诸侯必须出兵,违者,废其国。

最后,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子偃站在最高处的陛台上,面对着战战兢兢的八百诸侯,忽而拔出了手中的人皇剑,直指苍穹,似乎是在立誓一般道:“朕统七国,天下归一!

筑长城,镇九州龙脉!

卫我大宋,护我社稷。

朕以始皇帝之名在此立誓,

朕在,当守土开疆。

扫平四夷,定我大宋之基。

朕亡,亦将身化龙魂,

佑我华夏永世不衰!

此誓,日月为证,天地共鉴,

仙魔鬼神共听之!

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

二世三世至于万世,

传之无穷!”

公元前273年,就在干婉逝世一个月后,子偃驾崩,葬于商山皇陵。

值得一提的是,子偃的驾崩后干的事情,是极为残暴,毫无人性的。

子偃留下遗诏,与他一同陪葬的,不仅是六十万尊兵马俑,无数的金银财宝,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还有没有给他生下儿女的妃嫔、宫婢一万人(好多其实没有被临幸过的),她们都被灌了毒药,或者是强迫性地上吊而死,殉葬于商山皇陵。

更为可怕的是,子偃还将修建皇陵的50多万劳役、工匠统统赶到了皇陵里,关起来困死。让世人都不知道皇陵的入口何在。

为了做阴间的主人,子偃还命陪葬了八万名锐士陪葬(包括宋人、匈奴人、百越人、塞琉西人、埃及人等精锐的士卒),这些人,都被塑造成陶俑,即“活人俑”殉葬!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