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049章 激烈

作品:玩美仙医|作者:九门大总督|分类:都市生活|更新:2018-12-10 23:03:14|字数:3336字

郑宇站在原地上没有任何的表现,他在危机的时候仿若是看到了生之道与死之道的转动,让他陷入了这种顿悟的悟境中,好似有着阴阳在轮转,不断演化。

远处的道清圣女和天衍圣子同样是见到了,他们对于缭绕在郑宇身旁的道之痕迹很明显,皆是蹙起眉头,怎么忽然间就是发生了这种事情,实在是有些难以明白。

无比激烈的战斗却在这个时候的停止下来,恍若是疾风骤雨在一刹那雨过天晴那般,即便是那些修士们见到后同样是一脸难以理解的表情,却是看向郑宇的方向。

“他好像是……顿悟了?!”

“偏偏在这个时刻顿悟了,他的道生生不息,仿佛春天带来的澎湃活力一般。”

“不,又似生命有终时,一切进入了沉寂之中。”

修士们同样是感觉到了郑宇身体流露出来的道韵,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这像是掌握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道,他们完全的震惊了,光明与黑暗何时能够共同的存在?

“绝对不能够让他这般下去,不然我们可能要危险了。”

天衍圣子依旧是和煦满面,对着身旁的道清圣女轻声一语,她微微的点了点头,道剑轻舞,紫芒斩去。

紫光曜苍穹,落向郑宇的眉心而去,却在斩到他的那一瞬间,如万物归于尘,渐渐地消散,没有任何一丝的影响到他,道清圣女的柳眉蹙起,表示更加的疑惑。

“他掌握的是生死二道,这人到底是有多大的气魄,敢这么做!”

道清圣女呢喃自语,眸子却是绽放出两道璀璨的紫光,想要看清楚郑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郑宇身如苍松扎根于大地,稳定不动,却在这一刻动了,他的左手捏着太阴,右手捏着太阳,阴阳相容,如是演绎着天地大道一般,整片大地都在轻轻地颤抖起来。

“生与死,原来是这样子的啊。”郑宇缓缓闭上眼睛,他感受到了两种大道的韵律,那般的神秘,喃喃自语,左手白色光辉流转,右手黑色光华转动,融合为一。

天衍圣子可没有办法让着郑宇变得更强,古册打开,苍龙啸天,凰鸟长鸣,龙凰天劫,威能霸道,横空飞出,攻杀向前方的郑宇,想要将他彻底的破坏。

所有修士见到这一幕更是瞪大眼睛,这可真的是凶狠啊,想要将郑宇的顿悟打断,每一次的顿悟皆是来自不易,更是有的人一生中都不可能出现一次,这是可遇不可求的。

苍龙霸道,凰鸟高傲,却在接近郑宇的那一瞬间,他的太阴太阳演化一方阴阳图,一手轻柔,一手刚猛,如阴阳分割,生死轮转,龙凰天劫被强行的分成两半!

平平无奇,无一丝的波动,龙凰天劫被郑宇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像是轻石打在湖泊上,只有点点涟漪扩散,却无激荡的波涛,那般的平和轻柔,见到这里的人都傻了。

阴阳图在郑宇的双手好似能够轻易的分离与重合,如生的极尽是死,死的极尽是生,那般的玄妙,却是用眼睛根本无法看清楚,这是一种意境上的感悟,肉眼无法观瞧。

天衍圣子见到自己的妙术在郑宇的面前仿佛一阵清风吹过,没有一丝的变化,心中却也是猛的一颤,这完全是超越了他本身能够看到的东西,这人怎么能够做到这一步的?

道清圣女黛眉微微一蹙,她同样是不愿意相信,腾身而起,赤足踏虚空,气质飘然,道剑横空,打出一缕飞仙之力,如是九天而来的神仙之力,要将郑宇打成粉碎。

飞仙之力的强大之处,众人已经是能够看的清清楚楚,郑宇初遇道清圣女就被打得吐血,所以应该是能够起到绝大的战力,却大出意料,飞仙之力似打向星空,毫无威能。

郑宇虽然被打的后退几步,却身躯没有一点的受伤,双手掌控太阴与太阳,将飞仙之力给化解了,道清圣女更是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生死二道缓缓收敛,并无惊人的姿态,只有淡淡的平庸而已,郑宇收势的站在原地上,睁开双眼,嘴角一扬,没想到在危急关头中居然顿悟了,这让他更进一步了。

“既然你们都这么做了,就排到我了。”郑宇邪异一笑,虽然在粗犷的脸上显得非常的奇怪,却也演化妙术,身后碧海升腾。一座图腾缓缓地升了起来。

碧海潮生,图腾蕴含着奇妙神力,却被郑宇直接的携带而来,生生不息的神力被赋予了新的威能,这是以着郑宇的生之道纳入其中,像是为这种术蕴含新的道。

碧海涌动,卷向九重天,白玉雕琢的图腾更是绽放皎月般的光辉,一切在它的面前都变得缓慢下来,平缓而寂静,天衍圣子与道清圣女两人见到后微微变色,却没有后退。

他们直接的扑向郑宇,却在接近那一瞬间,如有奇妙神力缭绕周身,遏制住了他们的神力,一切都变的平凡,反倒是郑宇邪笑一声,双手摆动,碧海汹涌,卷住两人,打飞出去。

天衍圣子口吐鲜血,直接被郑宇打得吐血,却是体绽金光,如一座火炉在上空冉冉升起,太阳君王般的姿态,神剑垂落,光华如柱,打向四面八方,将郑宇笼罩在内。

光华打向郑宇的时候身后的白玉图腾却在不断颤抖,最后崩碎,却也会将这些光全部都给平息了,掠过郑宇的身躯已经是变得很平静,他慢慢的往前走去,什么都不怕。

血气绽放,从郑宇的天灵盖中腾起,如有一条大龙,重拳挥舞,刚猛的打向天衍圣子,金涛大浪,瞬间将他给覆盖下去,打得躯体绽列,血染长空,不断的倒退,神色凌乱。

“道山无疆!”

另外一边,道清圣女立于长空,身后演化一片神秘的秘境,紫云藏道山,道山升腾,隆隆作响,压过虚空,迎风暴涨,压落在郑宇的脑袋上。

黑色神山被郑宇演化而出,光秃秃的没有任何一丝的植被,赋予了死之道的新的威能,好似一座从魔界中出来的魔山,直接的打向上穹的道山,两道山在众目睽睽撼动了。

轰隆!

震耳发聩的道音响彻开来,整片天空的白云完全被打散了,两座山化作了磅礴的神力涌向八方,如混沌重开,浊气下降,清气上升,打得多少修士吐血倒退。

道清圣女却也是倒飞出去,双臂的白衣碎裂开来,露出了雪肌皮肤,道道血痕在崩裂,她的肉身同样是承受不住这股恐怖的神力,飞出极远才停住了,她同样是输了。

“天啊,两位圣子圣女居然输给了他,这简直不可能啊!?”

“难不成他从顿悟中悟出了更可怕的法不成?”

“按照道理应该是如此,要不然圣子圣女怎么会输。”

修士们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他们觉得今天就像是看到了多少年难得一见的场面,居然可以亲眼见到圣地的战力代表居然输给了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人。

天衍圣子与道清圣女两人对视一眼,抹了抹嘴角的鲜血,体绽光辉,神光乱动长空,他们才不会如此简单的认输,想要再度的攻杀过去,却在天空的另外一端飞来一道祥光。

光虹散去,道袍飘飘,黑发剑眉,黑瞳白肤,英气盎然,他看起来好像很平凡,却一举一动之间,蕴含着超越他人的神威,目光转动,在周围打量起来。

这人的到来却让整个古秦州的修士彻底的沸腾了,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太一圣地的圣子,不明白他怎么也来到了这个地方,这下子三位圣子圣女齐聚啊!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太一圣子轻蹙眉头,他不明白天衍圣子与道清圣女为何在此,甚至是跟着一个大汉打成这般惨状,好像还处于劣势的情况,轻声问道。

三人都是圣地的人,自然是一起的抗拒着郑宇,天衍圣子向着太一圣子说出了事情缘由,太一圣子听见郑宇掌有天衍圣地长老的法宝,立刻变得沉默寡言了,态度表明一切。

“战吧。”

太一圣子绝对是出了名的少话,既然郑宇有着这种嫌疑,那么肯定是需要将其给抓走,到时候搜索灵台,那么一切都能够知晓了,他的想法就是如此。

郑宇见到了又有一个圣子来了,却是昂首一笑,周身四神转动,神威弥漫,生气涌动,它们的神韵被赋予了新生,踏前一步,重拳打出,四兽环绕,攻杀太一圣子。

轰隆隆!

四兽所过,一切化为齑粉,青龙腾跃,朱雀凌空,白虎咆哮,玄武威武,各有各的姿态,却给了太一圣子霸道的一面,郑宇不是不杀人,只不过是不断地克制。

白光如花,点点飘落,上千小花瓣,每一片花瓣仿佛蕴含着一个小世界,这是一种奇妙的神术,根本无人能够抵挡得住,可如今太一圣子却必须拿来保护自己了。

噗噗噗!

花瓣破碎,世界毁去,太一圣子的身子倒飞出去,刚来便是被郑宇打了一个大跟头,发丝从道冠垂落,流露出了一缕的狼狈,看向郑宇的时候,一语不发。

即便是太一圣子在郑宇的手里也是吃不得好,众多修士见到已经是被震惊的无以伦比,这是要一人对抗三位圣子圣女,这在多少古籍之上都是没有提起过的事情。

难不成今日真要是被记入了古书之内吗?

修士们的心中不断的砰跳,觉得这一刻的诞生就像是忘记了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导致了这场搏杀的。

古秦州的遥远之地,魔光转动,面具男的身影出现于此,他却根本不会接近过去,因为从面具中看到他的眼睛充满了戏谑与嘲讽,如同是见到他们在互相搏杀,很有趣。

“打吧打吧,等到你们要死的时候,就明白什么叫做恐惧!”面具男阴毒的声音从面具后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