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52章 开场

作品:重生之第一仙侣|作者:春雨杏花白|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19-03-04 00:48:42|字数:3319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之第一仙侣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各家或是忐忑或是期待的心情里, 宗门大比在半个月后照常举行。

这次的宗门大比由月澜宗承办,因为人数众多,最后月澜宗将举办的地点定在了宗门南部的一片荒地上。

说是荒地,可经由各种法器的处理,这片区域也与大宗门内部的比武场相差无几。

只见一座座木制平台悬空漂浮,围绕着中间大气肃穆的比试场地。

这些平台或是归属于各家宗门自身, 或是围绕着不同的场地缓慢移动,充当临时看台。

它们高低各异, 每二十个宗门一个高度,到了燕华宗, 便已是最低的位置了。

可即使如此, 燕华宗人也很是激动。

他们跃上了属于自己的看台,仰头望着那迎风飘扬的“燕华宗”旗帜, 心中陡然生出万丈豪情。

不管结果如何, 大比中他们都会尽展所学, 以不负燕华宗之名。

苏婉很喜欢这群朝气蓬勃的修士。

她前世见识过不少宗门内部的明争暗斗, 如燕华宗这般氛围良好的委实是在少数。

苏婉相信, 假以时日, 这个宗门就会慢慢成长, 哪怕无法跻身十大宗门的行列, 也会成为一方巨擎。

“快看, 那可是十大宗门之一?”这群活泼的修士一坐下, 就开始小声议论道。

他们定睛凝望着一群脚踩神云飞至高台的修士, 神色里满是赞叹:“也不知是排名第几的宗门, 这些修士哪怕境界与我等相仿,可气度却远不是我等所能比拟的。”

因为角度的缘故,他们也看不清上方旗帜上写着何字。

萧悦看他们难得的故作矜持模样,心中不禁一乐,走到前方替他们往上看了一眼:“我来看看……域云门。如果我没记错,应当是排名第九。”

“多谢悦师妹,”虽然萧悦即将跟着元凌云离开,但在这些人眼里,萧悦始终是他们的师妹,“这第九宗就如此气度,也不知那三位传说中的金丹获胜热门是何等的风姿。”

确认完刚才那队人的身份,燕华宗众人更好奇了。

苏婉看似平静,其实好奇心也不比他们轻多少。

也不知回到门派的江祈渊,在这种场合会是何种模样?

似乎是为了回应她的心声,她刚一想完,空中就蓦然传来一阵鹤唳。

众人抬头看去,一群阵列整齐的秋鹤正自远方飞来。它们先是低空,而后盘旋而上,飞往最高的那层木台。

别看都是白鹤,这九临宗的秋鹤可与燕华宗的白鹤不同。它们一旦振翅飞起,周身便会落下点点金光,在阳光下看着,恰如仙人坐骑一般。

但这秋鹤再惹眼,也没有它背上的修士惹眼。

尤其是为首的一人,他站立在秋鹤的背上,身着玄色法衣,头戴月白玉冠,周身上下,无一处不体现着大宗门的高雅与底蕴。可在场众人却来不及留心这些,原因无它,因为这个修士的修为境界,他的风姿气度,都远比外物更加地吸引人。

“江道友,你每次一出场,可都没人看我了。”众人正在思考他是三人中的谁,空中又传来一阵爽朗笑声。

一道高大的身影随之踏空而来,修为境界,无不与之前的人相仿,唯有模样平凡了许多。

“柳道友说得哪里话,倘若你真的没人看,那八成是因为在场修士都被我毒瞎了。”江祈渊笑容温和,全没有他雷霆般的侵略性。

柳宇晗闻言又是一阵大笑,靠豪气遮掩了自己不知如何回话的事实。

也不知那江祈渊去历练了什么,怎么回来之后嘴皮子变得那么利索?

以前他明明相当克制。

他们两人这边暗自交锋,其余人终于从对话里分清了两人的身份。

燕华宗的人从未见过这种程度的天之骄子,一时间都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仰慕之情。

倒是元凌云,等两人各自回台,场内开始议论后,也没有失语,反而出声感叹:“江前辈当真是芝兰玉树,仙人之姿,苏姑娘,你觉得我说得可对?”

看到这种模样的江祈渊,元凌云的内心非常激动,很想找人交流一番,

不过每个人口味各异,他也只能找看法必然和自己一致的苏婉了。

苏婉倒没有反驳他的话,她先是点了点头,后来又不知想到了什么,摇头轻叹了一声:“我们这么想有什么用?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模样很是寻常。”

苏婉觉得这种可怕的看法不能自己一个人知道,于是毫不吝啬地将它分享了出去。

元凌云感觉很是震惊,萧悦和云岚感觉更加震惊,他们努力回想了一下江祈渊的模样,暗自思索着他的认知是不是有点问题。

寻常?他到底哪里寻常了?

他们交流的声音不高,苏婉也说得含糊,后排专心致志观察天才的燕华宗人自然没有听清他们的讨论。

他们只是隐约觉得江祈渊往他们这边多看了一眼,不过很快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江祈渊什么人物?看他们干什么?

不仅他们这么想,池崖也是这么想的。

他探头往刚才江祈渊看过的地方望了一下,可惜除了几个毫无特色的小宗门外什么都没有看到:“江师兄,你可是刚才想到了什么致胜秘诀?不然为何笑得这般开心?”

“你就当是吧。”江祈渊心情愉悦地点了点头。

反正他心情好,池崖说他什么都没关系。

池崖听他的语气更加觉得一头雾水。

用他师伯,也就是江祈渊师尊的话来讲,他江师兄这个人从未有过强烈的胜负欲。

他热爱修炼,但他毫不关心自己的实力是不是同境界第一。

这样的一个人,为何会为想到一个致胜方法那么高兴?

莫非重点是功法?而不是致胜?

池崖脑海中罗列了万千种想法,还没确定哪一种更有可能,这场大比已经正式开始。

每五十人一批的炼气修士已经上台,一时间场上各属性的功法齐飞,众多修士或是抱团,或是各行其是,很快就战到了一起。

也有少部分功法特殊的,他们偷偷隐匿了自己的身形,只求自己能成为站到最后的十人。

与江祈渊对自家师弟师侄们的信心满满以至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不同,苏婉对燕华宗下场的弟子可算是相当关注。

不过她也只有一双眼,只能选了一个场地认真观看。

这位弟子虽然功法不如其他修士的精妙,但基本功扎实,最妙的是他的性格远不如大门派弟子那般刚烈,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最终顺利留到了最后。

领队长老也不觉得本宗弟子的所作所为有何不妥,毕竟在大部分的实战中,保留生命都是上策,既然如此,大比中就如此演练又有何妨?

炼气修士虽有五百人,但掌握的功法较为单一,因此比试很快结束。

燕华宗的战绩不错,有两位修士顺利进入了复赛。

可惜接下来的筑基比试他们就没有这般的成绩了。

筑基修士与炼气修士不同,到了这个阶段,高深功夫对普通功法的压制已经初露端倪。

所以这一轮初比虽然不如上一轮华丽,但破坏力却比上一轮强了许多,等到比试结束时,大部分修士都挂了彩,更有甚者,连胳膊都落在了台上。

燕华宗这五位修士的伤并不算严重,服完丹药后很快无碍。

他们为自己的淘汰难过了半刻钟,等看到苏婉二人一下场,就又重新生龙活虎了起来,内心也充满了期待。

炼药师的初比与武试初比不同,他们还未下场,石台上就已经多了一道道直立的石板,将空间彻底分隔了开来。

苏婉还是第一次参与这种比试,她站在自己的隔间里,感觉周围的嘈杂如潮水般迅速从退去,只剩下一片令人心慌的寂静。

在这片寂静中,她不自觉便抬起头,往九临宗的方向望去。

可惜九临宗的平台太高,她只能隐约看到那飘扬旗帜的一角,其余的一切都恍若隐藏在云端之上,与自己相隔甚远。

“遥远么?”她轻轻呢喃了一声,唇畔却扬起了一丝清浅的笑意,眼神也更加坚定了一些。

她自小就不怕所谓的遥远,只要有希望,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去努力的。

想到这里,她就将注意力重新收回到了自己准备的灵植之上。

炼药师的初比并不难,百岁以下,能炼制出三种人阶或以上的丹药的修士,都算通过。

苏婉想了想,也没有选择黄阶丹药,反而选了最考验炼药师技巧的人阶丹药。

她不需要出风头,她只需要最后能赢就好。

苏婉的炼制毫无意外地顺利完成。

她算是第二批离场的,负责确认的修士肯定完她丹药的有效性后,就对她点了点头。

元凌云则与她正好相反,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最慢的那几个。不过这倒不是因为他实力不够,而是他在炼制黄阶丹药的过程中,由于紧张处理错了材料。

但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看了眼废掉的材料,识海中灵光一闪,想出了一种人阶丹方的改良方式,而后情不自禁地试验了起来。

“改良成功了没有?”苏婉一听完他的陈述,就忍不住问道。

元凌云惋惜地摇了摇头:“时间不够,然后我就重新练了三种交差。不过我觉得这个思路应该是可行的,苏姑娘,你帮我参详参详?”

元凌云一边说,一边取出了刚才的半成品。

耳听着两人的讨论彻底跑偏,萧悦的内心很是平静,甚至有种终于来了的解脱感。

也不知是苏婉一直没有心思,还是元凌云不敢,他们一路都正经得很。直到这回见到江祈渊,他们的心才似乎放了下来。